商标燃藜·沪知法院|权益商标是“i+O”还是“iTO”?

中国商标转让网 · 0℃

‍裁判要旨一、判断美术化英文商标的名称时,能够综合商标注册人的工厂名称、相关媒体的宣传报道以及商标行政部门的认定结果来考虑。别人在无平允初衷的情况下注册与该英文商标名称相同的商标,并利用在相同商品上,易使相关民众混淆的,形成侵害商标权。二、在确定侵权损害赔偿额时,能够综合涉案商标的声誉、涉案商品的销售价格、同行业利润程度、侵权人的汗青销售记录和数据、侵权行为的性质、实验侵权行为的过错程度以及侵权时间等要素加以确定;在确定被告应承担的原告状师费时,能够根据涉案诉讼标的、状师的工作量、案件疑难程度及相关状师费收费标准等要素酌情支持。涉案标识原告伊稻公司商标被告奥奔公司商标裁判文书摘要一审案号(2015)徐民三(知)初字第658号二审案号(2017)沪73民终57号案由侵害商标权纠纷合议庭何渊、凌宗亮、范静波奉告员章曼萍当事人上诉人(原审被告):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伊稻(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原审被告:周继红原审被告:方伟原审被告:方磊裁判日期2017年5月23日一审裁判结果一、奥奔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停止生产和销售侵犯伊稻公司第6940524号、第9447601号、第113566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方伟、方磊于讯断生效之日起停止销售侵犯伊稻公司第6940524号、第9447601号、第113566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二、奥奔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赔偿伊稻公司经济损失1,200,000元;三、奥奔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赔偿伊稻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平允费用55,000元;四、驳回伊稻公司的此外诉讼请求。二审裁判结果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涉案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项、第(八)项、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条文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十八条裁判文书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7)沪73民终57号当事人信息上诉人(原审被告):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住所地XXXX。法定代表人:李新红,董事长。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辉,吉林盈科(杭州)状师事务所状师。委托诉讼代理人:常振忠,男,该公司工作职员。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伊稻(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XXXX。法定代表人:陈曦,执行董事。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博,上海市锦天城状师事务所状师。委托诉讼代理人:虞梦云,上海市锦天城状师事务所状师。原审被告:周继红。原审被告:方伟。原审被告:方磊。上述三原审被告合营委托诉讼代理人:孙维安,安徽品涵状师事务所状师。上述三原审被告合营委托诉讼代理人:江成斌,安徽品涵状师事务所训练状师。审理颠末上诉人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奔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伊稻(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稻公司)、原审被告周继红、方伟、方磊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5)徐民三(知)初字第658号民事讯断,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4月12日地下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奥奔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辉、常振忠,被上诉人伊稻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博、虞梦云,原审被告周继红、方伟、方磊的合营委托诉讼代理人孙维安、江成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局。上诉人诉称奥奔公司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5)徐民三(知)初字第658号民事讯断,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伊稻公司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现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现实有误。1.奥奔公司没有侵害伊稻公司的涉案商标权。首先,奥奔公司在涉案商品上利用的“iTO”标识与伊稻公司涉案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第9447601号“”商标、第11356656号“”商标的寄义、读音均不相同,两者不形成近似。其次,奥奔公司在上述涉案商标注册之前的2010年4月曾经开始利用“iTO”标识。故奥奔公司利用“iTO”标识,系在涉案商标注册之前的在先利用。最后,伊稻公司并未提供其利用涉案商标以及涉案商标具有知名度的证据,故相关消费者不会将奥奔公司利用的“iTO”标识误认为伊稻公司的涉案商标。2.方伟销售的旅行箱并非都由奥奔公司生产,一审法院查明现实有误。首先,现有证据显示,方伟销售的旅行箱中有非奥奔公司生产的产物。其次,庭审比对的实物中,有防伪标签、大写ITO,伊藤、日文句母、旅行箱外包装上有箱套、旅行箱中存在赠品的均非奥奔公司生产。最后,奥奔公司仅向方磊销售了两边购货协定中的数量,而方伟销售的仅是方磊进货数量的一部分。3.一审法院讯断赔偿金额过高。鉴于,奥奔公司未侵害伊稻公司涉案商标权,且伊稻公司涉案商标并蒙昧名度,以及一审法院对于奥奔公司生产、销售被控侵权商品数量认定的错误,尽量奥奔公司形成侵权,一审法院所认定的赔偿数额亦过高。综上,奥奔公司请求本院撤销一审讯断,驳回伊稻公司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被上诉人辩称伊稻公司辩称:一审法院查明现实清楚,对于奥奔公司侵害伊稻公司涉案商标的认定清楚,侵权赔偿数额的认定正确。伊稻公司请求本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审被告辩称原审被告周继红、方伟、方磊合营辩称:同意伊稻公司的辩称意见,请求本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原告诉称伊稻公司在一审中起诉请求:1.判令方伟、方磊、奥奔公司停止侵权;2.判令奥奔公司赔偿伊稻公司人民币(以下币种同)3,520,099.99元(方磊对个中84,812元负连带赔偿责任;方伟对个中3,073,898元负连带赔偿责任);3.判令方伟、方磊、奥奔公司合营赔偿伊稻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平允费用59,348元,包括公证费用8,500元、公证顶用于购买侵权商品费用528元、状师费50,000元、为考察取证发生的交通差旅费320元;4.判令方伟、奥奔公司分别在淘宝网(taobao.com)、阿里巴巴网(1688.com)首页上登载声明消除影响。一审法院查明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伊稻公司成立于2011年11月3日,类型有限责任公司(国内合资),注册资本100万元,法定代表人陈曦,股东为陈曦、李惠玲,运作规模箱包加工及销售、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营业等。该公司印鉴上所署的英文名为“ITOLUGGAGECO.,LTD”。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的申请人是上海伊道商贸有限公司,核定利用在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外分类第18类旅行包(箱)等上,有效期限自2010年9月7日至2020年9月6日。而上海伊道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3月22日,类型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注册资本50万元,法定代表人陈曦,股东陈曦,运作规模电子商务(不得从事增值电信、金融营业)、从事货物与技术进出口的营业、箱包加工、销售等;该公司与伊稻公司系联系关系公司。2012年4月27日,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经核准转让给伊稻公司。2012年7月14日,伊稻公司经核准注册了第9447601号“”商标,核定利用商品为第18类旅行包(箱)等,有效期限至2022年7月13日。2014年3月7日,伊稻公司经核准注册了第11356656号“”商标,核定利用商品为第18类旅行箱、行李箱等,有效期限至2024年3月6日。2014年6月至10月间,搜狐、新浪、外滩画报、申江服务导报、新闻晨报等在内的逾二十家媒体,或对ITO品牌或对ITO店面或对ITOGINKGO银杏系列旅行箱的发布作了相应报道。个中,上海外语频道就旅行箱的取材以及锁的设计理念作了报道;优酷网上也有主题为“ITO新品GINKGO银杏系列旅行箱发布”的宣传视频。而ITOGINKGO银杏系列旅行箱正是由制造商伊稻公司自有设计的获得2014年度德国红点奖胜利解决方案荣誉奖的设计,相应的荣誉证书上伊稻公司的英文名称为“ITOLuggageCo.,Ltd”,翻译件上公司名称被译为“ITO箱包有限公司”。方伟在淘宝网注册用户昵称为“箱行天下2011”的商铺,其于2014年9月1日经授权成为奥奔公司在淘宝网的经销商,负责iTO系列产物在淘宝网上的推广销售,有效时间自2014年9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止。2014年9月10日,伊稻公司向上海市徐汇公证处申请摒挡关于淘宝网在线订购“ito拉杆箱”及收取订购物品过程的顾全证据公证。在公证员孟宇亮及工作职员李慧的监督下,伊稻公司代理人虞梦云以普通消费者身份在淘宝网店铺名称为“箱行天下”的卖家处(卖家昵称“箱行天下2011”)花费295元在线订购了“ito拉杆箱”一件,该商品名称为“特价包邮いとうito正品铝框20拉杆箱24旅行箱万向轮28寸行李箱包”、尺寸为“24寸[ITO铝框款]送十”、颜色分类为“大黄蜂”;当月12日虞梦云收取了前述订购商品后,公证员孟宇亮对所购物品照相、封存。就此,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出具(2014)沪徐证经字第1361号公证书;伊稻公司亦支付了公证费。奥奔公司在阿里巴巴网站开设名为“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的店铺。2014年9月10日,伊稻公司还向上海市徐汇公证处申请摒挡关于阿里巴巴网在线订购“iTO拉杆箱”及收取订购物品过程的顾全证据公证。在公证员孟宇亮及工作职员李慧的监督下,伊稻公司代理人虞梦云以普通消费者身份在阿里巴巴网店铺名称为“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的卖家处花费233元在线订购了“iTO拉杆箱”一件,该商品名称为“正品iTO行李箱ABS+PC旅行箱厂家批发拉杆箱202428寸”、颜色“咖啡”、尺寸为“24寸”;当月12日虞梦云收取了前述订购商品,公证员孟宇亮对所购物品照相、封存。就此,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出具(2014)沪徐证经字第1358号公证书;伊稻公司亦支付了公证费。该公证文书的网页打印件上没有尹藤或其未来文与“iTO”组合的标识。(2014)沪徐证经字第1358号、第1361号公证封存物品的两个外包装纸箱的外观基本一致(奥奔公司在其网店照片中展示了箱包外包装箱的部分图像,该部分图像亦与前述两者一致),不同点仅在于注明的颜色不同。(2014)沪徐证经字第1361号公证封存物品的外包装纸箱标注有AL-001-24〞,其正面、背面均标有“iTO”标识,纸箱两侧均有AOBENCO.,LTD。当庭拆封该公证封存的物品,纸箱内有一个套着棕色箱套的黄色旅行箱:箱套上有一个白色圆形,圆形内部偏右下方是“iTO”字样。旅行箱的四个轮子上有“iTO”字样。旅行箱的纸质吊牌正面标有“iTO?”图样。吊牌背面贴有一张贴纸。贴纸上行写有“中国产物信息验证中心”,下部左侧为手机二维码,下部右侧为“itoいとう真品标识”字样以及“盘问电话4006178315”、“手机拍二维码即可辨真伪”和一道不透光、遮盖力好的油墨涂层。手机扫描二维码后有如下内容“您好!您盘问的是いとうito品牌正品标识,请放心利用,谢谢盘问”。刮开油墨涂层可见“0209548803367249”。拨打4006178315电话,接通后播出的内容为中国产物信息验证中心,然后输入0209548803367249,确认系第一次盘问,告知是いとう(音“伊透”)正品,请放心利用。旅行箱内的纺织品内衬上印有排列多个一致的图样,该图样为一个圆形,圆形内部偏右下方是“iTO”字样;内袋拉链口下方有一灰色纺织物标签,在纺织物标签上印有一个白色圆形,圆形内部偏右下方是“iTO”字样的标识,且在该标识下方有英文“DesigninCHINAbyito”字样。奥奔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4006178315电话的利用公司为“晋江市同泽贸易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该号码属未审批状态;另查无该分公司工商信息。(2014)沪徐证经字第1358号公证封存物品的外包装纸箱标注有AL-001-24〞,其正面、背面均标有“iTO”标识,纸箱两侧均有AOBENCO.,LTD。当庭拆封该公证封存的物品,内有一咖啡色旅行箱:旅行箱的四个轮子上有“iTO”字样。旅行箱的纸质吊牌正面标有“iTO?”图样。旅行箱内的纺织品内衬上印有排列多个一致的图样,该图样为一个圆形,圆形内部偏右下方是“iTO”字样;内袋拉链口下方有一灰色纺织物标签,在纺织物标签上印有一个白色圆形,圆形内部偏右下方是“iTO”字样的标识,且在该标识下方有英文“DesigninCHINAbyito”字样。就此,伊稻公司认为前述“iTO”标识与其主张保护的第6940524号、第9447601号注册商标形成近似,造成混淆,故系侵权标识,个中部分“iTO”标识标注成“iTO?”,更会招致消费者迸发该产物系来源于伊稻公司曾经得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物的误认和混淆;箱套(注:伊稻公司向奥奔公司购买的旅行箱不含箱套)、内衬及纺织物标签上一个圆形,圆形内部偏右下方是“iTO”字样的标识与其主张保护的第11356656号注册商标形成近似,造成混淆,故系侵权标识;“DesigninCHINAbyito”误导消费者,造成混淆,故系侵权标识。2015年4月13日,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原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金山分局,以下简称金山工商分局)接到伊稻公司关于奥奔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侵犯伊稻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举报。该局就此进行了核查。2015年5月4日,伊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虞梦云向上海市徐汇公证处申请顾全证据公证。同日,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公证员龚安与评判人员沈益同虞梦云及金山工商分局工作职员来到上海市中发路318号4号厂房,龚安对厂房内寄放的外包装上标有“iTO”、“ITO”标识的物品近况及粘连在物品上的快递单进行了照相,对拆开物品外包装后标有“iTO”、“ITO”标识的旅行箱进行了照相,沈益对厂房近况及寄放的物品近况进行了摄像。为此,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出具(2015)沪徐证经字第3057号公证书,伊稻公司花费公证费9,000元。同日,金山工商分局建造照片确认表,就中发路厂房4号楼及该处二、三层整体情况,以及中发路厂房4号楼二、三层内包装、吊牌、轮子等标有iTO图样和标有椭圆形、椭圆形内上行为伊藤、下行为ITO图样的箱包,包装、吊牌等标有ITO图样和自左向右竖写“ITO”“あ”“尹藤”图样的箱包予以照相说明,周继红予以确认。工商执法职员在检查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中发路318号4号楼厂房的2楼与3楼旅馆(以下简称中发路旅馆)后发现寄放有多量已包装好的旅行箱包,个中,外包装、吊牌、内衬及轮子等处标有iTO图样的旅行箱2,600件,标有ITO图样的旅行箱900件,标有椭圆形、椭圆形内上行为伊藤、下行为ITO图样的旅行箱1,850件,自左向右竖写“ITO”“あ”“尹藤”图案的旅行箱1,200件,上述标有椭圆形、椭圆形内上行为伊藤、下行为ITO图样的旅行箱从嘉兴志邦箱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志邦公司)进货,此外箱包从奥奔公司进货;上述箱包寄放在中发路旅馆后,再通过淘宝网对外销售,未见加工建造上述箱包的活动。就此,周继红于2015年5月4日、5日分别在金山工商分局的现场笔录、确认书上签字。2015年5月7日,金山工商分局就前述举报以沪工商金处告字[2015]第083021号《行政处置惩罚告知书》的形式告知伊稻公司:“一、我局执法职员在对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中发路318号厂房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地寄放有多量标有‘iTO’、‘ITO’、‘伊藤ITO’、‘ITOあ尹藤’标识的旅行箱。鉴于上述旅行箱为周继红、方磊购进并寄放于该地待售的情况,我局已对周继红、方磊涉嫌销售混充‘ito’旅行箱的行为启动考察程序。二、你公司关于查封或扣押上述涉嫌侵权的旅行箱的诉求,鉴于目前有关商标还处于国度商标局贰言裁活期间,我局认为不适宜对上述涉嫌侵权旅行箱采取行政欺压措施”。2015年5月29日,伊稻公司起诉来院,请求判如诉请;并于(2015)徐民三(知)初字第657号案件中向周继红、张媛媛、奥奔公司、方磊提出其他相关主张。本案中,伊稻公司除主张被控侵权商品上的相关标识侵权之外,还认为方伟网上销售箱包时作宣传之用的“いとうito”字样是侵权标识,同时认为中发路厂房内箱包上自左向右竖写“ITO”“あ”“尹藤”图样也是侵权标识。后,中发路旅馆内进货自奥奔公司的箱包曾经全部被退回奥奔公司。伊稻公司确认其于2016年11月14日核实,奥奔公司曾经删除阿里巴巴网上“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网店内涉及“ito”(不分巨细写)的所有信息,但无法确认奥奔公司是否曾经不再生产涉案箱包;“箱行天下”网店内涉及“ito”(不分巨细写)的所有信息也曾经被删除,但不能确认方伟、方磊曾经不再销售涉案箱包,故坚持要求方伟、方磊和奥奔公司停止侵权。另查明,周继红、张媛媛、方伟和方磊系亲戚。个中,方伟、方磊系同胞兄弟。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方磊向奥奔公司以线下生意业务的方式购入箱包,并留有进货凭证,包括:(一)方磊于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自奥奔公司购入箱包等货物的手书单据;(二)方磊与奥奔公司签订的交货日期在2014年10月至2015年4月期间的《产物购销协定》,协定载明iTO拉杆箱20寸120元/个、24寸150元/个、28寸220元/个;(三)由奥奔公司出具给方磊一方的购买箱包的发票。2015年3月9日,方磊作为承租方与出租方签订《厂房租赁协定》,出租方于2015年4月1日前将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中发路318号厂房主边二、三层租赁给承租方利用,租赁期限自2015年4月1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止,租金750,000元/年。方磊将其购入的旅行箱寄放于该租赁厂房,即中发路旅馆。2015年12月25日,周继红在一审法院的谈话笔录中称,认可工商部门建造的照片确认表,但其在工商现场笔录及确认书中的表述与现实有进出。法庭辩论终局前,周继红最终确认工商考察时中发路厂房内仓储箱包的数量、品牌标识及来源与工商现场笔录及确认书一致;对此,张媛媛、方伟、方磊均予以认可。此外,方磊从奥奔公司处购入旅行箱后交由张媛媛、方伟分别在网店“阿月1116”、“箱行天下”上销售,且方磊用从网店里销售赚到的钱向奥奔公司采购旅行箱。再查明,奥奔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7日,类型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运作规模生产、销售:箱包、五金配件。2011年9月5日,奥奔公司申请注册“iTO”商标(申请号为第9933142号),核定利用商品为第18类旅行包(箱)等。该商标流程记载信息首要有:2011年9月5日,商标注册申请中;2014年3月6日,注册申请初步核定;2014年3月10日,驳回覆审完成;2014年7月16日,商标贰言申请中。2015年11月25日,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作出《第9933142号“ITO”商标在部分商品上不予注册的决定》,首要认为被贰言商标“ITO”指定利用在第18类“公文箱、香肠肠衣”等商品上,贰言人伊稻公司引证在先注册的第6940524号“ITO”商标指定利用商品为第18类“公文箱、旅行包(箱)”等,两边商标英文相同,且被贰言商标指定利用的“(动物)皮;背包;公文箱;旅行包(箱);运动包;自然革箱;兽皮;伞”商品与贰言人引证商标指定利用的“公文箱、旅行包(箱)”等商品具有相同的效率用途,属于统一种或类似商品,被贰言商标利用在上述类似商品上,与第6940524号“ITO”商标形成了统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决定:第9933142号“ITO”商标在“(动物)皮、背包、公文箱、旅行包(箱);运动包;自然革箱;兽皮;伞”商品上不予注册,在此外商品上准予注册。并告知复审等权益。2013年5月30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王铃翔利用“itoいとう”商标标识行为侵犯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对上海伊道商贸有限公司于2012年6月11日诉至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纠纷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2013)浙知终字第254号民事讯断。该案中认定“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出具的《商标驳回通知书》和该局主理的‘中国商标网’盘问结果均显示,上海伊道商贸有限公司注册商标名称为‘ITO’,结合该商标的实际利用情况来看,上海伊道商贸有限公司‘’注册商标为英文句母美术化的臆造商标”。此外,该案中王铃翔曾提出其销售的箱包系从嘉兴市三晟箱包有限公司进货并有该公司授权的抗辩,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购入涉案被诉侵权商品时已尽相等的注意义务,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所销售商品的正当来源,故对其抗辩不予支持。案件审理过程中,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涉案汗青销售记录和数据的光盘。光盘内容显示“箱行天下”在淘宝网上2013年8月底至2015年8月底销售箱包等物品的数据。在上述生意业务记录中,通过选定“生意业务胜利”、剔除100元(含100元)以下商品、在商品名称被选“ito”(不论巨细写)字样的箱包,经当事人一致同意在商品名称中还剔除“maito”(不论巨细写)的情形后,留下的数据中部分商品名称有“等多件”的表述,再根据商品名称中是否有日文加“ito”确认两类数据:一、去除日文加ito(不论巨细写)的情况,生意业务总金额为17,008,605.89元。二、保留日文加ito(不论巨细写)的情况,生意业务总金额为32,064,502.85元。上述两种情况下,最终采集的数据均是2013年10月之后的。在第二种情况下,trade_receive_pay_date2014年8月31日之前(含当日)的生意业务总金额为9,913,193.19元,2014年9月1日今后(含当日)的生意业务总金额为22,151,309.66元;gmt_modified2014年8月31日之前(含当日)的生意业务总金额为9,347,562.42元,2014年9月1日今后(含当日)的生意业务总金额为22,716,940.43元;trade_create_date2014年8月31日之前(含当日)的生意业务总金额为9,915,378.14元,2014年9月1日今后(含当日)的生意业务总金额为22,149,124.71元。光盘内容还显示“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在阿里巴巴网上2013年10月至2015年9月销售箱包等物品的数据。在上述生意业务记录中,通过选定“生意业务胜利”、剔除100元(含100元)以下商品、在商品名称被选“ito”(不论巨细写)字样的箱包,经当事人一致同意在商品名称中还剔除“maito”(不论巨细写)的情形后,没有日文加“ito”的情形,最终确认生意业务总金额为1,269,196.92元,且留下的数据中部分商品名称有“等多件”的表述。此外,前述销售数据中均无“尹藤”字样。对此,伊稻公司坚持将含有日文加ito(不论巨细写)的情况计入侵权箱包销售量,此外当事人则认为该当将此种情形予以剔除。为证明其生产的ito牌旅行箱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伊稻公司出示了“可乐惠”店铺得到由淘宝网颁发的2010年淘宝网箱包行业TOP1、2011年度淘宝旅行箱TOP1的奖牌。对此,其他当事人以奖牌上没有具体ito产物的标识等为由认为该组证据与本案没有联系关系性。一审法院认同此质证意见并予以采纳。为证明伊稻公司授权可乐惠销售的ITO正品箱包销售额逐年下降,而ITO侵权箱包销售额却逐年增长,造成伊稻公司巨大损失,伊稻公司申请证人李惠玲出庭并出示授权书、关于可乐惠自2012年开始只销售ITO品牌产物简直认函,一并出示含有可乐惠2006年至2015年持续销售ito等品牌箱包生意业务记录的(2015)沪徐证经字第9727号公证书、可乐惠2012年至2014年10月销售额以及2012年至2014年10月ITO箱包总销售额的证据(当庭登录淘宝网可乐惠的账号核实关于销售额的证据并截屏,显示伊稻公司之条件交的材料与当庭截屏的材料数据上有差异,包括2012年ITO箱包总销售额中市场成交规模由伊稻公司提供的证据中的排名1酿成了截屏证据中的排名500+)。对此,周继红、方伟、方磊不认可证物证言,认为李惠玲与陈曦系母子,具有特殊的身份相干,与本案有黑白相干;认可公证书的真实性,但认为任何产物的销售情况都是由不断变化的市场供求相干、价格等多方面要素合营决定的,故该公证书与本案无联系关系性;不认可关于销售额的证据,其与当庭截屏的材料数据上有差异,且没有证据证明可乐惠只销售伊稻公司主张保护商标专用权的商品,销售额锐减不能简单归罪于涉案销售行为。奥奔公司同意周继红、方伟和方磊的意见,还认为公证书虽然真实,但由于能够进行刷单、数据修改而无法知晓其销售数据是否真实。一审法院认为:李惠玲作为黑白相干人,其证物证言若无其他证据印证,尚不足以采信,然则正由于李惠玲与陈曦系母子,两人同为伊稻公司的股东,且伊稻公司能够登录淘宝网“可乐惠”的账号印证了李惠玲开设可乐惠并销售箱包的现实,故一审法院对伊稻公司授权可乐惠销售箱包的现实予以确认。但即便伊稻公司授权可乐惠销售箱包,由于可乐惠在伊稻公司尚未成立时已销售箱包、数据存有差异、销售额的变动不能简单归因等要素,伊稻公司出示的这组证据也无法实现其证明目的,一审法院对该组证据不予采纳,对此证明目的不予采信。为证明其主张的赔偿金额,伊稻公司出示同花顺金融网上显示的所属行业为消费品制造业、生产箱包的上市公司“新秀丽”包括营业额、毛利、税前利润在内的财政指标;该网站页面底部为免责声明:“香港生意业务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精确和可靠度,但不能包管其绝瞄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任何禁绝确或遗漏而引人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岂论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伊稻公司由该份财政指标核算出“新秀丽”自2012年至2015年上半年毛2.商标火花收藏馆利率均在50%以上、净利率均在11%以上,并主张箱包销售利润为13%以上。对此,周继红、方伟、方磊以及奥奔公司质疑财政指标的真实性、与本案的联系关系性,并认为箱包行业竞争激烈,利润微乎其微。奥奔公司还认为以非本案当事人、与本案无条文上的黑白相干、也不是统一市场经济主体的“新秀丽”的、真实性无法确认的财政指标推定奥奔公司、方伟的利润明显不当。一审法院认为:同花顺金融网上的数据指向的是“新秀丽”,现无证据证明伊稻公司或是奥奔公司或是方磊等人生产、销售箱包的利润率与“新秀丽”的利润率一致或相近,且网站上载有“免责声明”,是以,该财政指标以及经由该财政指标核算出来的毛利率、净利率不能直接作为本案赔偿数额的依据。为证明其主张平允费用的支出,伊稻公司出示:(一)交通费票据:1.到平湖市调取奥奔公司工商档案路费90元(只有复印件),即上海至平湖往返大巴费38元*2=76元,平湖腹地去调档时的出租车资12元及回车站的公交费2元;2.2015年5月4日工商考察时的交通费550元,即市区往返金山的出租车资212元、213元以及当天早晨市区出租车资25元、一辆自驾车,两车来回车辆通行费合计25元*4=100元(个中一笔30元只主张25元)。(二)公证费发票:1.上海市徐汇公证处于2015年5月15日开具的发票号码为00812136、金额为9,000元、涉及(2015)沪徐证经字第3057号公证的公证费发票一张,以证明现场公证的支出;2.上海市徐汇公证处于2014年10月23日开具的发票号码为12625525、金额为8,000元的公证费发票一张以及于2015年5月15日开具的发票号码为00812135、金额为10,000元、涉及(2015)沪徐证经字第1589-1593号公证的公证费发票一张,以证明(2014)沪徐证经字第1358号、第1361号公证费是4,000元。(三)(2014)沪徐证经字第1358号公证显示购买侵权商品花费233元;(2014)沪徐证经字第1361号公证显示购买侵权商品花费295元。(四)状师服务费发票100,000元及相应聘请状师协定(协定载明上海市锦天城状师事务所委派在诉讼领域具备充盈经验的高级合资人陈乃蔚状师掌管工作,由其指定的状师担任伊稻公司与奥奔公司发生侵犯商标权纠纷案的代理人,收取状师代理费100,000元)。伊稻公司一并表示状师费、交通费和现场公证费系与(2015)徐民三(知)初字第657号案件合营所致,故于两案中各半主张,即本案中主张状师费50,000元、交通费320元、现场公证4,500元,以及(2014)沪徐证经字第1358号、1361号公证费各2,000元、购买侵权商品费528元。对此,奥奔公司认为伊稻公司主张的状师代理费过高,并认为出租车资、车辆通行费与本案无关。周继红、方伟、方磊认可奥奔公司关于状师费的质证意见,且伊稻公司未就状师费的支付提供转账记录,认为其他票据虽有瑕疵,但伊稻公司确实为此支出了平允费用,故由法院酌定。对此,一审法院表示将综合案情予以评判。为证明伊稻公司的“ito”商标被驳回,“ito”与“i+o”不形成近似,奥奔公司出示注册/申请号为第10597343号的商标详细信息,该商标详细信息首要有2012年3月9日,伊稻公司申请注册“ito”商标,注册类别为第18类。该商标流程首要为:2013年5月15日,注册申请初步核定;2013年7月24日,商标贰言申请中;2016年5月4日,无效宣告中;2016年9月30日,无效宣告领退信(商标无效宣告辩论通知书)。周继红、方伟、方磊对该份证据的三性均无贰言;伊稻公司认可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但不认可其证明目的,认为其主张保护的商标是ITO而不是i+o,出示了《商标驳回通知书》和载明申请号为9985448号商标图像的该商标详细信息。前述《商标驳回通知书》载明2012年6月4日,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与伊稻公司在类似商品上已注册的第6940524号ITO商标近似”为由,驳回伊藤股份有限公司在第18类上注册9985448号商标的申请。申请号为9985448号商标详细信息首要有:2011年9月20日,伊藤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人英文名称:ITOCO.,LTD)申请注册第9985448号的商标,该商标图样为一个玄色的圆形,圆形内上行为白色的“ito”、下行为白色的“いとう”字样。周继红、方伟、方磊以及奥奔公司对伊稻公司出示的这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贰言;奥奔公司还认为申请号为第9985448号的商标恰恰证明伊稻公司购买的被控侵权箱包来自伊藤股份有限公司,奥奔公司亦作为证据出示,一并出示的证据还有伊藤股份有限公司作为申请人申请过第14124357号“いとう”注册商标以考中13283428号商标(该商标上行为“いとう”、下行为“TRAVELFRIENDSITO”)。对此,其他当事人对商标信息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且经盘问确认申请号为第9985448号的商标现处于无效状态,但不认可奥奔公司的证明目的。鉴于第14124357号、第13283428号、第10597343号商标与本案无联系关系性,一审法院对其证据的就事不予采纳;一审法院确认第9985448号商标相关信息的真实性,至于待证现实,一审法院表示将综合案情予以评判。为证明利用在先,奥奔公司出示平湖市箱包行业协会出具证明:“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熟手业内名列前茅,汗青悠长、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公司在成立时就曾经开始利用iTO商标”。伊稻公司表示其虽然看到该份证明的原件,但对质据三性均不予认可;而周继红、方伟、方磊对质明的证据三性均无贰言。为此,一审法院表示将综合案情予以评判。法庭辩论终局之后,奥奔公司于代理词中提出“伊稻公司主张的赔偿金额自2013年10月开始计算,超过2年的诉讼时效”。对此,伊稻公司复函称,凭据相关条文规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诉讼时效为二年,侵权损害赔偿数额该当自权益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向前推算二年计算,是以,自2013年10月起至伊稻公司起诉之日的期间并未超过两年,伊稻公司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一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认为,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条文保护。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统一种商品上利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统一种商品上利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利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招致混淆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亦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第6940524号、第9447601号、第11356656号商标经核准注册,现在有效期内,伊稻公司作为商标权人有权就别人侵害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提起诉讼。本案中,方伟、方磊销售的旅行箱与伊稻公司主张保护的商标核定利用商品规模中的旅行包(箱)属相同商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条文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考中十条的规定,在商标侵权纠纷案件中,认定被控侵权商标与主张权益的注册商标是否近似,该当视所涉商标或其形成要素的显著程度、市场知名度等具体情况,在考虑和对比文句的字形、读音、寄义、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各形成要素的组合结构等基础上,对其整体或者首要部分是否具有市场混淆的可能性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其整体或首要部分具有市场混淆可能性的,能够认定形成近似,否则,不认定形成近似。换言之,剖断商标侵权中的近似不限于商标整体的近似,还包括首要部分的近似。在商标法意义上,商标的首要部分是指最具商品来源的辨认性、最易于使相关民众将其与利用该商标的商品联系起来的商标形成要素。伊稻公司主张保护的第6940524号“”、第9447601号“”注册商标与涉案被控侵权产物上利用的“iTO”标识相比较,两者均含有英文句母“i”和“o”,而字母“t”也有被草写成“+”。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作出的认定“与第6940524号ITO商标形成统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的《第9933142号“ITO”商标在部分商品上不予注册的决定》以及驳回理由为“与伊稻公司在类似商品上已注册的第6940524号ITO商标近似”的《商标驳回通知书》等在案证据均显示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名称为“ITO”,进一步说明“”是英文句母美术化的商标,是以认定两者形成相同或近似。第9447601号“”注册商标只是比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字体大些,是以,同理也形成相同或近似。两相比对,伊稻公司主张保护的第6940524号“”、第9447601号“”注册商标与涉案被控侵权产物上利用的“iTO”标识在字形以及整体组合上差别细微,足以使市场上的相关民众将利用含有“iTO”商标标识的产物与伊稻公司的产物相混淆,至少容易认为两者在来源上具有特定的联系,个中部分“iTO”标识的右上角还特别标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标识“?”,加剧了此种混淆。同理,一个圆形,圆形内部偏右下方是“iTO”字样的标识与伊稻公司主张保护的第11356656号“”注册商标相比较,两者亦形成相同或近似。“DesigninCHINAbyito”字样并非商标性利用,伊稻公司认为该标识的利用侵犯其商标专用权,没有现实和条文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关于方伟销售给伊稻公司的旅行箱是否系奥奔公司生产,在案证据显示方伟在“箱行天下”上销售的旅行箱源自方磊的进货,而奥奔公司作为向方磊提供旅行箱的生产厂家,其运作规模包括生产、销售箱包,且(2014)沪徐证经字第1358号等三份公证指向的箱包外包装基本一致,尤其是涉案旅行箱的外包装纸箱上标有“AOBENCO.,LTD”字样,结合授权书、手书单据、产物购销协定等证据,均表明方伟销售给伊稻公司的旅行箱系奥奔公司生产,是以,奥奔公司否认伊稻公司自方伟处购买的旅行箱源于其生产,没有充足的现实依据,本院难以采信。根据查明的现实,方伟、方磊在“箱行天下”的销售中只是分工不同,两人均系侵权商品的销售者,形成合营侵权。方伟、方磊销售侵权商品所迸发的损害结果,是在奥奔公司的生产、销售行为与销售者的销售行为的合营作用下发生的。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二人以上合营实验侵权行为,造成别人损害的,该当承担连带责任。故奥奔公司对“箱行天下”网上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奥奔公司作为生产商,就其在阿里巴巴网上“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店铺内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承担相应责任。奥奔公司主张伊稻公司最早得到其主张保护的商标专用权是在2012年4月,而其2010年即已利用“iTO”商标,其利用在先,对此提供的证据仅为平湖市箱包行业协会出具的证明,故尚不足以证明奥奔公司利用在先的现实成立,就奥奔公司利用在先的抗辩,一审法院不予采信。综上,一审法院认为奥奔公司生产与销售带有“iTO”标识以及一个圆形,圆形内部偏右下方是“iTO”字样的标识的旅行箱,其行为形成商标侵权,应依法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方伟、方磊销售带有“iTO”标识以及一个圆形,圆形内部偏右下方是“iTO”字样的标识的由奥奔公司生产的箱包的行为形成商标侵权,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关于“箱行天下”销售的侵权箱包,现有证据能够证明自2014年9月1日(含当日)之后从奥奔公司进货,方伟、方磊没有证据证明之前的也是来源于奥奔公司,对此,伊稻公司亦无证据证明2014年9月1日(不含当日)之前“箱行天下”销售的侵权箱包来源于奥奔公司,而伊稻公司于本案中主张在奥奔公司生产规模内要求相关当事人承担责任,故“箱行天下”销售侵权箱包的起算点应为2014年9月1日。奥奔公司向方伟提供了授权书等材料,且奥奔公司申请的第9933142号“iTO”商标在当商标注册申请等待受理通知书发文时曾经初步核定,方伟、方磊尽到了平允注意义务,又由于方伟、方磊销售的侵权箱包于2014年9月1日(含当日)之后自奥奔公司处购得,具有正当的进货渠道,是以,方伟、方磊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结合伊稻公司的主张,奥奔公司该当对“箱行天下”在2014年9月1日(含当日)之后销售侵权箱包的规模内承担赔偿责任。关于赔偿数额,伊稻公司因被侵权所遭到的实际损失、奥奔公司等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及涉案注册商标许可利用费均难以确定,一审法院将综合考虑伊稻公司商标的声誉、涉案商品的销售价格、同行业利润程度、方伟与奥奔公司的支付宝汗青销售记录和数据、侵权行为的性质、实验侵权行为的过错程度以及侵权时间等要素酌定赔偿数额。一审法院并认为:1.在案证据证明方磊一方已将中发路旅馆内涉及奥奔公司的箱包全部退回奥奔公司,即两者之间关于该批箱包的生意业务没有胜利,考虑到没有证据证明该批箱包进入流通领域,故伊稻公司就此提出赔偿经济损失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且该节情形仅是确定赔偿数额的参考要素。2.伊稻公司通过“箱行天下”“特价包邮いとうito正品铝框20拉杆箱24旅行箱万向轮28寸行李箱包”的链接购得被控侵权旅行箱,是以,销售数据信息中带有日文加“ito”的商品名称项不能通盘排除在核定赔偿数额的考量要素之外,而该当作为确定赔偿数额时的考量要素。3.奥奔公司在阿里巴巴网“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网店内销售侵权商品,一审法院将综合案情予以酌定。就伊稻公司主张的平允费用问题,一审法院认为:就交通费,伊稻公司提供的票据虽有部分系复印件,然则由于确实存在相关考察事项且数额形成平允,而上述考察事项又均系本案与(2015)徐民三(知)初字第657号案件(以下简称相联系关系的两个案件)合营所需,故伊稻公司要求在相联系关系的两个案件中平摊交通费,即于本案中主张320元,并无不当,一审法院酌情予以确定。至于公证费一节,首先,涉及现场公证的公证费发票证据三性均能认定,故伊稻公司要求在相联系关系的两个案件中对该笔费用予以平摊,即于本案中主张4,500元,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其次,(2014)沪徐证经字第1358号、第1361号公证事项属实,且该两份公证与相联系关系的(2014)沪徐证经字第1360号公证申请于统一天、文号既有连号又有跳号的情形,故公证费用被开具于统一张发票上的概率很大,考虑到发票号码为12625525的公证费发票的开具日期,还考虑到发票号码为00812135的公证费发票虽然与本案无直接联系关系性,然则该发票显示5份公证花费10,000元,即平均每份公证2,000元的现实,结合公证费用通常收费标准,一审法院对发票号码为12625525的公证费发票予以采信,并对伊稻公司主张的(2014)沪徐证经字第1358号、第1361号公证费用支出予以酌定。伊稻公司购买涉案侵权商品共花费528元,有相应公证文书与实物为证,一审法院对此予以采信。关于状师费,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本案诉讼标的、状师的工作量、案件疑难程度及相关状师费收费标准等要素,酌情予以支持。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该当与其侵权行为的影响规模相顺应。本案中,通过经济赔偿的判处足以弥补伊稻公司的损失,故伊稻公司提出要求方伟、奥奔公司登载声明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至于奥奔公司提出的伊稻公司提起本案诉讼曾经超过诉讼时效问题,一审法院认为,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商标注册人或者黑白权益人知道或者该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伊稻公司于2015年5月起诉来院;在案证据显示伊稻公司主张的赔偿数额仅自2013年8月起计,即便以此为起算点计至起诉之时,亦未超过二年,故奥奔公司关于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信。一审裁判结果据此,为保护商标权人的正当权益,维护市场秩序,一审法院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项、第(八)项、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条文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讯断:一、奥奔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停止生产和销售侵犯伊稻公司第6940524号、第9447601号、第113566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方伟、方磊于讯断生效之日起停止销售侵犯伊稻公司第6940524号、第9447601号、第1135665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二、奥奔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赔偿伊稻公司经济损失1,200,000元;三、奥奔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赔偿伊稻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平允费用55,000元;四、驳回伊稻公司的此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5,435.58元,由伊稻公司负担11,505.71元,奥奔公司负担23,929.87元;顾全费5,000元,由奥奔公司负担。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递交新的证据。本院查明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现实属实。本院另查明:方磊向一审法院提供的手书单据显示,其自奥奔公司购入箱包的情况为:2014年9月18日购入箱包300件;2014年9月19日购入箱包297件;2014年10月4日购入箱包349件;2014年10月28日购入箱包269件;2014年11月6日购入箱包158件;2014年11月12日购入箱包265件;2014年12月11日购入箱包240件;2014年12月30日购入箱包349件;2015年4月10日购入箱包270件;2015年4月11日购入箱包275件;2015年4月17日购入箱包458件,以上算计方磊自奥奔公司购入箱包3,230件。审理中,方磊表示其提供的进货单据不完备,具体进货数量未统计。方磊与奥奔公司签订的交货日期在2014年10月至2015年4月期间期间的《产物购销协定》显示的方磊向奥奔公司订购“iTO拉杆箱”的情况为:2014年10月订购335件;2014年11月订购330件;2014年12月订购305件;2015年1月订购319件;2015年2月订购265件;2015年4月订购283件,以上算计方磊向奥奔公司订购箱包1,837件。2017年4月19日,本院组织各方当事人对于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与奥奔公司销售的涉案箱包的异同进行了比对。奥奔公司认为两者存在如下差异:1.两者外包纸箱正面血色标识的职位地方、注册标识?的职位地方、最后一段英文句体巨细、整体颜色深浅不一致。2.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有箱套,而奥奔公司销售的涉案箱包没有箱套。3.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的吊牌背面贴有防伪表记,而奥奔公司销售的涉案箱包没有。4.两个涉案箱包的拉杆与把手连接处的水口模具不同。5.两个涉案箱包四个轮子上“iTO”标识的职位地方不同。6.两个涉案箱包轮柱和箱子下方轮托连接缝隙不同。7.两个涉案箱包的箱体侧面与正面R角巨细不同。8.两个涉案箱包里侧衬布的“iTO”职位地方不同。9.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内侧边缘处有内容为QC09的绿色圆形表记,而奥奔公司销售的涉案箱包没有。伊稻公司、周继红、方伟、方磊认为,系奥奔公司自身的工艺、流程造成了两个涉案箱包之间的细微差异,不能证明张媛媛销售的涉案箱包并非奥奔公司生产的现实。比对中,各方当事人确认,除奥奔公司指出的上述差异外,两个涉案箱包的其他外包装、箱体、状态、内部结构、材质均一致。本院认为本案中,1.对于奥奔公司关于其在涉案商品上利用的“iTO”标识与伊稻公司涉案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第9447601号“”商标、第11356656号“”商标不形成近似的上诉意见。奥奔公司认为,伊稻公司涉案商标为“i+O”,伊稻公司自认其寄义来源于日文(中文译音伊透),与奥奔公司自行注册的“iTO”商标中,i代表我,T代表平台,O代表天下的寄义明显不同。且相关消费者亦不会将伊稻公司涉案商标“i+O”读为“iTO”。是以,两者不形成近似。本院认为,一审法院在原审讯断中对于涉案商品上利用的“iTO”标识与伊稻公司涉案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第9447601号“”商标、第11356656号“”商标是否形成近似曾经做了较为详尽的分析,本院予以认同在此不再赘述。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奥奔公司关于其利用的“iTO”标识的寄义解释,并无相关证据予以证明,不该被采纳。而在案现实表明,无论是伊稻公司对其涉案商标的利用,还是相关媒体报道体现的相关民众对伊稻公司涉案商标的认知,或是行政管理部门的相关行政裁决,均表明涉案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第9447601号“”商标、第11356656号“”商标的读音为骆驼商标什么牌子“ITO”,是以,奥奔公司的相掀开诉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一审法院关于奥奔公司在涉案商品上利用的被控侵权的“iTO”标识与伊稻公司涉案第6940524号“”注册商标、第9447601号“”商标、第11356656号“”商标形成近似的认定,依法有据,并无不当。2.对于奥奔公司关于其在上述涉案商标注册之前的2010年4月曾经开始利用“iTO”标识。故奥奔公司利用“iTO”标识,系在涉案商标注册之前在先利用的上诉意见。本院认为,如一审法院所言,奥奔公司用以证明其该项上诉意见的证据仅为平湖市箱包行业协会出具的证明,而上述证明中并无相关单元负责人及建造证明材料的职员签署或者盖章,是以,该证明并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的由单元向人民法院出具证明材料的形式要件,故对该份证据本院不予采纳。本院认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奥奔公司的上述主张,本院对于奥奔公司的相掀开诉意见,不予采纳。3.对于奥奔公司关于方伟销售的箱包并非奥奔公司生产,奥奔公司仅向方磊销售了两边签订的《产物购销协定》中显示的采购数量的上诉意见。奥奔公司认为,在案证据表明方伟有从第三方进货的箱包,而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上有防伪标识、大写ITO,伊藤、日文句母等,均与奥奔公司实际销售的涉案箱包不同,故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均非奥奔公司生产,奥奔公司仅向方磊销售了两边《产物购销协定》中约定的数量。鉴于方伟及另案中张媛媛销售的奥奔公司的箱包均来源于方磊,故一审法院应根据方磊的采购数量,考量方伟的实际销售数量。本院认为,首先,在案证据显示,周继红在2015年5月4日、5日向金山工商分局执法职员陈述的现场笔录中,确认标有椭圆形、椭圆形内上行为伊藤、下行为ITO图样的1,850件旅行箱从志邦公司进货,此外外包装、吊牌、内衬及轮子等处标有iTO图样的旅行箱2,600件,标有ITO图样的旅行箱900件,以及自左向右竖写“ITO”“あ”“尹藤”图案的旅行箱1,200件均从奥奔公司进货。周继红的上述陈述,显然与奥奔公司关于其销售的涉案箱包中“没有大写ITO,伊藤、日文句母”的陈述不符。其次,虽然奥奔公司列举了其销售的涉案箱包与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存在的细节差异,但不同批次产物之间存在一定的细节差异属于正常现象,现奥奔公司销售的涉案箱包与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外包装、箱体、状态、内部结构、材质基本一致,亦均有表明由奥奔公司生产的AOBENCO.,LTD的标注。而奥奔公司并未提供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确系第三方生产的证据。是以,综合本案中的相关证据能够认定方伟销售的涉案箱包系奥奔公司生产的现实。最后,仅统计方磊向一审法院提供的手书单据,在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期间,方磊已向奥奔公司购入箱包3,230件,远远超过了方磊与奥奔公司《产物购销协定》中约定的1,837件。且方磊在本案审理中明确表示其提供的进货单据不完备,具体进货数量未统计。而奥奔公司并未提供其与方磊之间确实存在其他品牌箱包生意业务的证据,亦未提供完备的财政账册供法院稽核奥奔公司销售涉案箱包的实际情况。故本院对于奥奔公司关于其仅向方磊销售了两边《产物购销协定》中约定数量的上诉意见,不予采纳。4.对于奥奔公司关于一审法院讯断赔偿金额过高的上诉意见。奥奔公司认为,其未侵害伊稻公司涉案商标权,且伊稻公司涉案商标并蒙昧名度,以及一审法院对于奥奔公司生产、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数量认定错误,故尽量奥奔公司形成侵权,一审法院所认定的赔偿数额亦过高。本院认为,首先,奥奔公司在生产、销售的与伊稻公司涉案商标核定利用的相同商品旅行箱上利用了相近似的标识,容易招致相关消费者的混淆,故奥奔公司的上述行为侵害了伊稻公司对涉案商标享有的正当权益,奥奔公司该当依法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其次,伊稻公司提供的2014年6月至10月间,搜狐、新浪、外滩画报、申江服务导报、新闻晨报等在内的逾二十家媒体的相关宣传报道,能够证明伊稻公司涉案商标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本院对于奥奔公司关于伊稻公司涉案商标没有知名度的上诉意见,不予采纳。最后,如上文所言,奥奔公司向方磊销售的涉案箱包曾经远远超过了两边在《产物购销协定》中约定的数量,本案中并无确切的证据证明奥奔公司涉案侵权箱包的具体生产、销售数量及赢利情况。是以,现有证据既无法反映伊稻公司因被侵权所遭到的实际损失、也不能确定奥奔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故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伊稻公司商标的声誉、涉案商品的销售价格、同行业利润程度、方伟与奥奔公司的支付宝汗青销售记录和数据、侵权行为的性质、实验侵权行为的过错程度以及侵权时间等要素,酌情确定奥奔公司所应承担的赔偿数额,依法有据,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裁判结果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奥奔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难以支持。一审讯断认定现实清楚,适用条文正确,应予维持。据此,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规定,讯断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6,095元,由上诉人平湖奥奔箱包有限公司负担。本讯断为终审讯断。审 判 长  何 渊审 判 员  凌宗亮代理审判员  范静波二〇一七年蒲月二十三日书 记 员  章曼萍 知产宝(IPhouse) 国表里领先的知识产权条文数据产物与服务提供商。首要产物:知识产权条文数据库盘问检索与可视化分析,定制化数据分析请示 。产物体验请详见 www.iphouse.cn 官网 ,产物征询010—88829799。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商标转让价格 专利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