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露露”商标纠纷再起波澜

中国商标转让网 · 0℃

导读  明确规定地域分工的《备忘录》的正当性成为两边争议焦点,南北露露各执一词、言人人殊。  广药、加多宝的凉茶大战刚落下帷幕,植物蛋白饮料界却接力扮装一场南北大战。  8月14日,针对汕头高新区露露南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头露露”)的地下指控,承德露露(000848.SZ)给21世纪经济报道发来回覆称,公司正采取包括诉讼在内的种种措施,以维护商标专利等无形资产的正当权益,“有决心、有决心把维权进行最终”。  此前一天,汕头露露在其公号上发布题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文章,汕头露露指责承德露露自2015年7月以来屡次提起诉讼,无视两边长达二十多年的合作汗青和知识产权许可相干,指控汕头露露产物侵权,甚至通过举报查封产物等顽劣手段来侵犯汕头露露及其经销商、客户的正当权益。  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之间的纠纷已不是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早在2011年,两边就开始针对汗青遗留的协议文件、露露杏仁露商标以及包装专利等问题对簿公堂。  记者相识到,根据汕头露露合资协定和章程的约定,以及后续《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的进一步细化和明确,两边“南北分治”:汕头露露负责在中国南边八省(广东、福建、广西、海南、江西、云南、贵州、湖南)生产和销售马口铁三片罐装型“露露”牌系列饮料,同时独家生产和销售“露露”牌复合纸软包装饮料产物;而承德露露则负责此外北方省份的铁罐露露生产与销售。  正是这系列协议,成为激起两边纠纷的导火索。“露露虽说是全国品牌,但在全国规模内的发展是不平衡的。”8月15日,中国品牌钻研院食物饮料行业钻研员朱丹蓬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露露饮料“基本上以华北、北方市场为主,南边市场很弱,这让它整体表现并不睬想”。  现实上,承德露露曾就并购一事与汕头露露睁开洽谈,但因价码等条件谈不拢而搁置。如今杭州解百商标,明确规定地域分工的《备忘录》的正当性成为两边争议焦点,南北露露各执一词、言人人殊。  纠纷进级  8月10日,承德露露发布公告确认,法院已受理汕头露露诉承德露露商标利用许可协定纠纷一案。该案将于本年9月18日开庭。  在此之前,承德露露一直是起诉人的角色。2015年7月,承德露露向承德市双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讯断相关四方即:霖霖集团(即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公司四方分别于2001年12月和2002年3月份签订的《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无效。但最终承德露露在一审开庭后撤回了起诉。  客岁8月21日,承德露露就汕头露露和吉林沃尔玛百货建国路分店侵害公司专利权事项,向吉林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向后者索赔300余万元。之后的9月份,承德露露又起诉汕头露露侵犯其三项外观设计专利权,并向法院申请临时禁令。后因汕头露露通过启动专利无效审查程序,招致上述三个案件被法院驳回起诉。  对此,汕头露露条文顾问陈默状师解释称:“这几个所谓的外观专利并没有新颖性,翻新性,而且许多都是南边露露当时设计和利用的,所以不形成专利。”在陈默看来,法院讯断专利无效将有利于汕头露露的反诉。在该起最新提出的起诉中,汕头露露正试图将2001年、2002年与承德露露一路签订的《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正当化,以包管后续利用露露相关商标和外观专利的顺遂。  汕头露露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承德露露对他们的打击还不只是法庭诉讼,还屡次向其经销商、零售网点发状师函等,对汕头露露的产物销售造成顽劣影响。“前几年我们的销售也有两三个亿,现在只剩下1个亿摆布。”上述汕头露露相关负责人说。  本是同根生  这两份让南北露露先后起诉的《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究竟真相如何?记者先后联系了南北露露公司,要求相识备忘录内容,但均以不方便为由被婉拒。不过,据记者考察,汕头露露目前的控股股东香港飞达公司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与露露集团(今霖霖集团的前身)有合作相干。  1996年3月,露露集团和香港飞达在汕头合资成立汕头露露,注册资本668万元,个中露露集团占51%,飞达公司占49%。1997年,露露集团在国企改制过程中,零丁拿出集团中的优质资产改制成立上市公司承德露露。作为露露集团的控股子公司,汕头露露也转由承德露露控股,成为上市公司的首要资产之一。  2001年,承德露露将其持有的汕头露露的51%股权转让给露露集团,汕头露露由此与承德露露在股权相干上脱钩,随后为了让承德露露能够实现多元化的资本结构,露露集团将承德露露26%股份转让给了万向投资,并对“分炊”进行了约定。  2001年底和2002年初,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四方先后于汕头签署了《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这两份文件就汕头露露对“露露”相关的商标、专利和字号的利用、产物和销售市场划分以及利用费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约定。  据汕头露露最新声明露出,该备忘录中明确:“尊重并承认汕头露露公司早于股份公司成立的汗青。”同时,“露露集团和露露股份公司确认,汕头露露公司继续有偿利用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利用权“在任何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汕头露露的“利用权益、责任和义务参照露露股份公司的条件”。  “实际上我们多年来没有支付过商标利用费,由于与承德露露一直有合作相干,他们在2015年之前一直给我们代理利乐包的北方销售,我们也给他们做铁罐OEM以及出口营业。”上述汕头露露负责人表示,由于承德露露之前一直压了他们不少货款,是以承德露露对商标费用也赓续没有追讨过。  这样ccii国外商标表记双年奖的相干一直维持到2015年。在此期间,资不抵债的露露集团先后退出了汕头露露和承德露露。香港先达公司在汕头露露的占股增至85%,实际控制人林维义起先再购下余下的15%,实现对汕头露露的百分百控制。  而在2006年,承德露露与露露集团签订《股权回购协定》,定向回购并注销了露露集团持有的全部国度股,万向三农有限公司由此持有承德露露42.55%的股份,成为新的控股股东。2008年3月,露露集团将“露露”系列商标和系列专利转让给承德露露股份公司。  但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由于承德露露管理层发生重大变更,新的管理层上任之后,一反两边二十多年的友好立场,开始频频对汕头露露发起诉讼。作为与承德露露交涉多年的条文顾问,陈默向记者回头了近年来承德露露的立场变化:“在发生纠纷之前我们就曾经跟承德露露交流过好几轮了,看能不能利用各自的优势,一起开拓市场。但起先承德露露的老板老是换,新的老板换了之后思路不一样了。”  目前,承德露露对上述备忘录并不承认,认为其签署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昔时的签署人王宝林、王秋敏等人同时兼任露露集团和汕头露露中的多个职务,香港飞达与汕头露露又为联系关系工厂,备忘录的签署违背《公司法》、《证券法》等多项规定,承德露露对其真实性、正当性不予认可。”  市场不等人  但多年的纠纷下来,南北露露的销售运作都出现了问题。由于承德露露对汕头露露的打击,再加上南边人对杏仁露口感和品类的抗拒,汕头露露近年销售额大降。而在《备忘录》的限制下,承德露露也无法名正言顺地进军南边八省,只能通过电商来打擦边球。  记者走访汕头腹地市场发现,货架上分别发售有马口铁包装罐和利乐包装的汕头露露产物,零售价分别为3.4元/罐和3.3元/盒。而在电商平台上,记者搜索发现马口铁包装罐的露露产物均为承德露露生产,整箱20罐售价为75元(平均每罐3.75元);利乐包装的均为汕头露露生产,整组6盒售价为22.8元(平均每盒3.8元)。  据相识,从2015年开始,汕头露露自己做回盒装露露的北方市场。本年4月起,汕头露露在自己的独家销售地域——广东省,也首次发现承德露露生产的马口铁三片罐装型“露露”杏仁露产物。由于南北露露的外包装有明显区别,加上电商的无地域特性,是以现在市场上的露露真的是“傻傻分不清楚”。  更甚的是,与植物蛋白饮料市场一路高歌截然不同的是,近两年承德露露的业绩一直在下滑。2017年承德露露录得营收21.11亿元,同比下降16.23%,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4.13亿元,同比缩减了8.16%。  朱丹蓬认为,承德露露的运作不力有内部也有外部缘由。“内部缘由首要是,从组织结构、营销策略到产物翻新,承德露露都遭遇到比较大的挑战。外部来说,它落空了中国植物蛋白饮料市场高速发展的红利。核心缘由还是产物没有跟上整个消费进级的形式。”  朱丹蓬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植物蛋白饮料市场较大的品牌有六个核桃、椰树椰汁、特种兵、欢乐家、椰泰、露露等。“市场份额最大的还是六个核桃,客岁椰树椰汁也做了近40亿的销售。”在他禁止商标注册和利用看来,21亿对于现阶段的承德露露来说已接近天花板,“如果它能够持续翻新进级,以它这么多年的经验,着实能够做到50亿甚至80亿的。”( 记者:叶碧华 训练生:詹戈萌)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商标转让价格 专利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