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被驳,茅台认怂,强蹭“国酒”名号的日子到头了

中国商标转让网 · 0℃

茅台好不当喝,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飞天买不到,股票买不起。贸易漩涡里的茅台,有光环更有阴影。8月13日的一纸道歉声明,又牵连出茅台强蹭“国酒”名号的不光彩旧事。在这数十年的身份争议和17年的商标纠纷中,贵州茅台操作了一连串的厚脸皮营销,涉及“国酒”用词、第一国宴用酒争议,甚至“巴拿马展览会金奖”虚实……8月13日晚间,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揭橥,放弃“国酒茅台”商标注册申请,撤销诉讼申请,并向国度商标评审委员会告罪。茅台称,“国酒茅台”商标注册申请,已历时十多年。对国度商标评审委员会复审决定,我们充分尊重,也乐于接受。而在本年7月,茅台依然立场强硬,向吉林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商评委,要求商评委撤销不予注册的复审决定,就不予注册复审申请重新作出决定。而作为“第三人”被起诉的五粮液等31家工厂与机构,是对茅台集团提出“国酒茅台”的商标申请提出贰言的31家单元。在8月13日的告罪中,茅台将这一“上诉”解释为“内部工作跟尾问题”,决定向吉林市知识产权法院申请撤回,并谨此向国度商标评审委员会及各相关方表示诚挚歉意。立场转变和“乐于接受”并不虞味着茅台真的能放下“国酒”心结。一直以来,在茅台官网、经销商、专卖店、电子商务等多个宣传和销售渠道,“国酒茅台”是显眼的营销字眼。讽刺的是,当晚发布声明的茅台官方微博仍然在利用“国酒茅台官微”的名字,一部分网友留言追问:这里是不是也该更名了? 赤裸裸的营销用语只是茅台“国酒”执念的缩影,在商标申请、公司注册等多个运营维度,茅台近十余年愈发着急,试图通过种种贸易既定现实达到独有“国酒”名号的目的。觊觎商标17年终折戟商标网显示,从2001年9月,茅台就开始了“国酒茅台”申商标注册找哪个部门请之路。统共有9次申请,但都以失败告终。在这期间,茅台一度接近美梦。2012年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公布了茅台酒“国酒”的初审公告。但在三个月的公示期内,商标局遭到了多达近百份贰言书,五粮液、汾酒、郎酒等白酒工厂对茅台的行为纷纷予以谴责、收回贰言。茅台的脂膏莫润,让“国酒”成了整个行业最敏感、民众最恶感的商标争议。在一浪高过一浪的谨防声中,“国酒茅台”商标最大的争议是触犯了《商标法》和《含“中国”及首字为丹字的商标寄义“国”字商标的审查审理标准》等条文法规。《含“中国”及首字为“国”字商标的审查审理标准》第三部分对首字为“国”字商标的审查标准作了规定:1、对“国+商标指定商品名称”作为商标申请,或者商标中含有“国+商标指定商品名称”的,以其“形成夸大宣传并带有欺骗性”、“缺乏显著特征”和“具有不良影响”为由,予以驳回。2、对带“国”字头但不是“国+商标指定商品名称”组合的申请商标,该当区别看待。对利用在指定商品上直接表示了商品质量特点或者具有欺骗性,甚至有损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或者容易迸发政治上不良影响的,应予驳回。《商标法》第十条、第十一条文对禁止注册商标的情况做出规定:1、对夸大宣传并带有欺骗性的;2、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3、缺乏显著特征的;“国酒”这一词语在中文语境和文明中不过乎三重寄义:代表国度的、国度级最好的、最具传统特色的。但无论何种寄义,在酒文明积厚流光的中国,茅台都不是“国酒”的代名词,更是直接碰触了上述种种条文法规,这就是“国酒茅台”屡屡激起争议的缘由。是以,监管部门屡次拒绝了茅台注册“国酒”商标的用意。2016年12月31日,商标局的不予注册决定送达到茅台集团。商标局认为,这一商标的申请注册违背了商标法”有其他不良影响”的规定。2017年1月13日,茅台向商评委提出复审申请。2018年5月25日,商评委作出复审决定,不予核准注册。商标委认定,”国酒”文句带有“国内最好的酒”、“国度级酒”的质量评估寄义。该文句成为茅台集团注册商标的组成部分独有利用,易对市场公平竞争秩序迸发负面影响。这次有了文章开头的闹剧——2018年7月下旬,茅台起诉商评委,但半个月后认怂。暗渡陈仓不当竞争尽管在商标注册道路上磕磕绊绊并最终失败,但这17年,茅台将“国酒”称说据为己有的“努力”一刻没停。按照业内子士的说法,茅台试图在品牌和运营层面将“国酒茅台”酿成既定现实。不只指导直营店、经销商、专卖店用“国酒茅台”字样装裱门面,茅台在2012年前后开始在各地多量注册销售公司,以统一的“国酒茅台”字样在全国遍布店铺。2012年4月11日贵州茅台董事会通过的《关于投资设立国酒茅台自营公司的议案显示,“控股子公司——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拟分期分批在全国省城城市、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和经济发达的地级市投资设立国酒茅台自营公司。茅台股份的第一期投资8.5亿元现金在全国31个省城城市及直辖市算计设立31家全资自营公司,名称拟为“省名称+国酒茅台+销售有限公司”,自营公司运作规模为食物、饮料及烟草制品批发与零售。时至今日,查阅“天眼查”能够发现,类似于“江西国酒茅台销售有限公司”、“广东国酒茅台销售有限公司”的注册实体曾经数十家之多,加上经销商注册的“某某国酒茅台专卖店”,数量可能超过数百甚至上千家。在茅台大规模注册“国酒茅台”运作实体伊始,就有条文人士在《民营经济报》表示,茅台酒先是进行“国酒”的商标注册,后又进行店铺注册,其目的就是一个:想独有“国酒”这一资源。如今,被屡次驳回又放弃了上诉的茅台,“国酒”商标已无可能,让“国酒”店铺显得格外扎眼。条文界人士认为,“国酒”二字是公共资源,茅台注册“国酒”店铺是不正当占有。涉嫌不正当竞争,应该予以撤销。消费者、工厂以及条文界人士均可向工商总局提起公益诉讼,要求工商管理部门撤销茅台的“国酒”店铺注册。起诉者运用的条文武器就是《反不正当竞争法》。不出意外的话,茅台认输“国酒商标”之后,对茅台怨念很大的竞争敌手还将发起新一轮对“国酒茅台”店铺以及其他“国酒”营销行为的’“反不正当竞争”。切割“不光彩”汗青才有诚意是非功过有人心,善恶斤两问阎王,茅台为放弃商标上诉筹备了台阶,名曰“内部工作跟尾问题”。若想真正与不光彩汗青切割,茅台还需要下一番苦功夫。除了“国酒”争议,在名誉层面,茅台近年来屡被质疑的还包括“巴拿马万国展览会金奖”虚实问题,这被认为是茅台最早获得的美誉,也是茅台自认“国酒”身份的重要史实支撑。但这种说法一直遭到同行在内的多重质疑。2010年,时任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董事长的李秋喜地下炮轰“茅台巴拿马金奖造假”,他指出,汾酒是1915年巴拿马万国展览会“独一”获得中国白酒品牌甲等大奖的白酒。而茅台酒的前身——贵州公署递交参评的酒获得的是银奖,相等于五等奖,而且没有品牌名称。李秋喜给出的证据是中国参与巴拿马万国展览会的代表团团长陈琪1917年2月出版的《中国参与巴拿马承平洋万国展览会纪实》一书,该书列出了昔时中国产物在巴拿马万国展览会上获奖的全部名单。李秋喜说,“工厂用手段扩大知名度无可厚非,但汗青真相只有一个。”不过,时至今日,茅台仍然在官网“茅台荣誉”第一项就标注“1915年, 美国巴拿马万国展览会‘金奖’”。茅台始终没有回应也没有拿出足够的证据反击质疑。据说,由于汗青长远、奖章和证书都曾经遗失,这成了无法自证清白的无头公案。但在2015年又一量具品牌商标轮质疑声中,《长江商报》曾实地考察取证,并采访了在茅台工作超过48个年头的前“掌门人”、贵州茅台酒厂名誉董事长、技术总顾问季克良。季克良坦言,有的是说金奖,有的说是二等奖,具体的,由于我们是起先人,奖章奖状也没有了。“最终得的是一个什么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继承和发扬,把现在的事情搞好,继承和发扬好。”同样饱受质疑的茅台“共和国第一国宴用酒”的身份,还是汾酒集团,在2011年“第一国宴用酒62周年纪念大会”上再度质疑茅台,逐渐厘清了汗青真相。现实上,工厂在竞争中争夺美誉无可厚非,但接二连三的打擦边球甚至虚假营销,危险的只会是消费者和工厂自身。而在本年5月袁仁国离职后,茅台正式进入“李保芳期间”,与争夺“国酒”虚名相比,李保芳治下的茅台有更顺手的运作问题要处置惩罚。首当其冲就是稳价问题。近几年,由于经销商囤积居奇,茅台价格一路飞涨,成了老百姓买不到喝不起的“奢侈品”,也就丧失了“国酒”的转义。尽管李保芳采用了严厉处罚违规经销商的铁腕手段,但在电子商务等新兴权势的侵陵下,茅台传统经销商系统与新零售渠道的矛盾日趋恶化,在产能不足的背景下,茅台尚未找到解决问题的系统化策略。尤其是在“国酒商标”折戟之后,茅台是否真的尊重监管、尊重同业,还需要看这家老牌白酒工厂的“自新”行动。如果在营销和经销渠道层面“去国酒化营销”,比如更改专卖店门头标识,则可能进一步触碰经销商利益,也会让消费者迸发品牌认知疑惑。但这种两难处境又是茅台不得不面对的,否则在监管定性之下,“国酒”营销将会持续遭到同业声讨。长痛还是短痛?茅台需要尽快决断,老领导季克良“把现在的事情搞好”的寄托才更有现实意义。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商标转让价格 商标转让 专利转让 买商标 商标授权 中国商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