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赔偿数额可分别确定

中国商标转让网 · 0℃

‍  【吉林商标状师邵彦萍,为您提供专业商标条文征询,电话:13601303564】裁判要旨1、被诉侵权人在网站上利用与别人注册商标相同标识,商品类别与注册商标核定利用类别相同或类似的,形成侵害商标权。尽量被诉侵权人注册了蕴含该注册商标文句的类似商标,以及案外人授权被诉侵权人利用其工厂简称,都不能成为否认该侵权现实的理由。2、运作规模相同、利用字号相同而且高度联系关系的公司,在后公司对在先字号长期运作所积累的商誉能够承继。如该字号具有一定知名度,而且知名度已延及被诉侵权人所在市场地域,同业运作者在其工厂名称中利用该字号,主观上具有搭便车的故意,客观上易造成市场混淆结果。3、在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中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分别确定侵犯商标权的赔偿数额和不正当竞争的赔偿数额,最终确定侵权人应承担的赔偿数额。裁判文书摘要一审案号(2016)鄂01民初1199号二审案号(2017)鄂民终2344号案由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合议庭文利红、童海超、叶宇奉告员刘颖当事人上诉人(原审原告):红门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裁判日期2018年5月29日一审裁判结果一、红门烨阳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红门公司第8054772号“红门”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行为,不得在其网站宣传中零丁或者突出利用“红门”标识;二、红门烨阳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赔偿红门公司的经济损失5万元;三、红门烨阳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支付红门公司因维权支出的平允费用1万元;四、驳回红门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二审裁判结果一、维持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1民初1199号民事讯断第一项和第三项;二、撤销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1民初1199号民事讯断第二项和第四项;三、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于本讯断生效之日起三旬日内变更工厂名称,变更后的工厂名称不得含有“红门”字样;四、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于本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赔偿红门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经济损失20万元;五、驳回红门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涉案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第二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条文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商标附图红门公司商标上海红门公司商标红门烨阳公司商标裁判文书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讯断书(2017)鄂民终2344号当事人信息上诉人(原审原告):红门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余家红,该公司董事长。委托诉讼代理人:付景虎,广东金地状师事务所状师。委托诉讼代理人:程业勇,广东金地状师事务所状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闫波,该公司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雷圆,女,该公司工作职员。审理颠末上诉人红门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门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门烨阳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1民初1199号民事讯断,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红门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付景虎、程业勇,被上诉人红门烨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闫触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雷圆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局。上诉人诉称红门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讯断第二项、第三项和第四项,依法改判红门烨阳公司立即停止利用蕴含“红门”字样的工厂名称或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变更工厂名称,工厂名称中不得蕴含“红门”字样,赔偿红门公司经济损失100万元(人民币,下同)和平允费用10万元,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红门烨阳公司负担。现实和理由:1.一审讯断认为红门公司在湖北地区享有较高知名度的现实依据不足,系认定现实错误。现实上,红门公司的字号在湖北地区享有较高的知名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的规定。原深圳市红门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深圳市红门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门机电公司)在红门公司成立后,将自己所有已注册和正在申请中的商标转让给红门公司,“红门”字号自1997年以来所承载的商誉延续给红门公司。2.根据一审查明的关于红门公司在湖北地区伸缩门、智能产物的销售额,能够证明“红门”字号在湖北地区享有较高知名度。除此之外,红门公司在全国规模内的销售数据和各项荣誉等也都能够证明“红门”字号具有较高知名度,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3.红门烨阳公司注册并利用其工厂名称的行为招致了相关民众混淆的结果发生,形成混淆性近似。由于“红门”字号具有较高知名度,将“红门”和“烨阳”结合利用足以招致相关民众误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投资、许可、代理等相干,误导社会民众认为红门烨阳公司销售的产物来源于红门公司,且红门烨阳公司在实际运作和宣传中突出利用“红门”文句,说明其主观上也具有攀附的故意。4.一审讯断错误认定红门烨阳公司在其字号中利用“红门”文句的行为属于汗青缘由造成工厂运作的客观近况。红门公司与上海红门智能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红门公司)之间没有签订经销协定,红门烨阳公司与上海红门公司之间的相干不能成为其利用红门公司字号的正当理由。5.红门烨阳公司在其字号中利用“红门”文句未获得红门公司许可,其销售的产物不是来源于红门公司。6.—审讯断确定的赔偿数额远低于红门公司的实际损失和红门烨阳公司的赢利,应综合考虑红门烨阳公司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持续时间、产物价格、“红门”字号的知名度及红门烨阳公司的侵权故意,讯断赔偿红门公司经济损失100万元和平允费用10万元。被上诉人辩称红门烨阳公司辩称,1.被控网站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不形成商标侵权。被控网站创办时间为2011年,早于红门公司2013年获得“红门”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时间,且该注册商标不是驰名商标,红门公司无权禁止别人利用“红门”标识。被控网站没有突出利用“红门”标识,利用“红门”文句源于上海红门公司的简称,而非商标性利用。2.红门烨阳公司的工厂名称系正当得到,红门烨阳公司作为上海红门公司的经销代理商,利用“红门”文句作为自己公司的简称属于工厂正常的运作行为。3.红门烨阳公司实为上海红门公司的经销代理商,只是主体性质为自力法人。2011年上海红门公司通过网络向红门烨阳公司发送授权书,没有纸质授权书。4.红门烨阳公司的主营营业为泊车场系统,红门公司的主营营业为电动伸缩门,两者的营业规模区别较大。5.红门烨阳公司是小微工厂,公司成立至今,七年的营业总收入为300多万元,年平均营业收入为50万元,红门公司要求100万元的高额经济赔偿没有现实依据。综上,红门烨阳公司没有实验侵权行为,不形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不该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红门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原告诉称红门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红门烨阳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红门公司第8054772号“红门”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行为;2.判令红门烨阳公司立即停止利用蕴含“红门”文句的工厂名称或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变更工厂名称,工厂名称不得蕴含“红门”文句;3.判令红门烨阳公司立即停止利用侵犯第7963229号“HONGMEN”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域名;4.判令红门烨阳公司赔偿红门公司经济损失500万元;5.判令红门烨阳公司支付红门公司因维权支出的平允费用10万元。一审庭审中,红门公司将第四项诉讼请求的经济赔偿数额变更为100万元,并放弃第三项诉讼请求,不再主张关于域名侵权的现实;同时,红门公司亦明确针对被控网站在宣传中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主张侵害其享有的“红门”注册商标专用权,针对红门烨阳公司工厂名称利用“红门”文句的行为主张侵害其工厂名称权。一审法院查明一审法院认定现实:红门公司于2007年7月4日成立,系由余家红、红门机电公司、谭有斌、陈翠连等人合营投资设立的一家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运作规模为智能泊车场管理系统、门禁及交通管理系统、安防监控系统、机电一体化产物、电动伸缩门、工贸易电动门窗、平移门、旋转门、道闸、旗杆、交通设施、安防产物、五金制品的生产、加工、销售、安装及售后服务与维修,计算机硬件及软件的技术开发等,其主营产物为电动伸缩门、平移门、道闸、岗位、智能系统。根据中联管帐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深圳分所出具的审计请示显示,2007年-2009年红门公司在红门机电公司的现有运作地域内各自以自己的名义开展运作活动,个中红门机电公司的主营收入2007年为189246499.78元(电动伸缩门销售收入150136323.92元),2008年为68250063.18元(电动伸缩门销售收入50167241.74元),2009年为5728434840元(电动伸缩门销售收入40516244.13元);红门公司的主营收入2007年为24172951.66元(电动伸缩门销售收入21611476.94元),2008年为190120869.51元(电动伸缩门销售收入167753528.18元),2009年为224064777.93元(电动伸缩门销售收入185205974.8元);颠末审计2003年-2010年红门机电公司电动伸缩门产物销售收入为590468226.98元,红门公司2007-2015年产物销售收入为1981234044.66元(个中伸缩门销售收入1410361965.88元,智能产物销售收入364638196.01元,其他产物销售收入206233882.77元);在湖北省地区红门公司也销售了伸缩门、智能产物等,个中,2007年销售额为1209718.81元、2008年销售额为6921008.47元、2009年销售额为10901587.43元,2010年销售额为17170417.34元。关于广告投入,红门机电公司2003-2010年广告宣传费累计投入5599336.81元,红门公司2007-2012年8月广告宣传累计投入8311237.87元(2012年1-8月为1270482.66元),2013-2015年广告宣传费累计投入6742564.82元。红门公司自成立以来持续在其产物、宣传画册及网站宣传中利用工厂名称、简称或者“红门”“MongMen”等品牌标识。红门公司所持有的“红门”品牌自2008年起连续被评为深圳知名品牌,2010年起被评为广东省名牌产物,并于2011年5月获得首届“中国门业十大品牌自动门类金奖”,2012年8月18日亦入选“全国伸缩门、推拉门十强工厂”,产物逐步销售至全国,实验完成的工程案例在湖北省武汉市亦有多处。2012年7月-9月,红门公司与广告公司签订广告发布协定,在中间电视台一套、二套、三套发布宣传广告,宣传工厂形象及“红门”“MONGMEN”贸易标识。2012年7月17日,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钢木门窗委员会出具《关于工厂熟手业内排名情况的证明》,确认从2007年起,红门公司生产销售的“红门”牌电动伸缩门、“红门”牌道闸产物的销售额、销售量和市场占有率在全国同行业中连年位居第一名,“红门”牌智能泊车场管理系统销量位居全国前五名。随着工厂发展,红门公司亦注重贸易标识的保护,个中,2011年3月28日经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红门公司获得第7963229号“MongMen”商标的注册证书,核定利用商品类别为第9类,包括计算机软件(已录制)、智能卡、电子公告牌、自动汽车道闸、防撞反光护角、电动伸缩门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11年3月28日-2021年3月27日。2013年9月14日经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红门公司又获得第8054772号“红门”文句商标的注册证书,核定利用商品类别为第9类,包括计算机软件(已录制)、智能卡、电子公告牌、自动汽车道闸、防撞反光护角、电动伸缩门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13年9月14日-2023年9月13日。红门烨阳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8日,其运作规模为智能化工程设计、施工及相关技术指导、智能卡、机电产物、交通设施的销售。2011年9月7日,红门烨阳公司与湖北企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签订网站推广服务协定书一份,两边约定:湖北企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红门烨阳公司所属网站进行推广服务,通过针对红门烨阳公司网站的网页内容及网站优化技术,提供红门烨阳公司网站的关键词在指定搜索引擎百度上的排名职位地方,并赠送国外英文域名、商务型网站各一个。协定签订后,湖北企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完成了域名为www.chinahomen.com网站的设计工作,并对网站运转提供维护,在维护过程中未对网站进行改版设计。2016年9月20日,广东省深圳市前海公证处依据红门公司申请,监督红门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操作该公证处连入互联网的计算机,在删除观光器的汗青记录并重启观光器后,输入网址“chinahomen.com”进入成效为“HOME红门泊车场系统领导品牌”的网站,对相关链接网页观光录像并截屏生活。取证工作结束后,该公证处出具(2016)深前证字第024902号、第024903号公证书。根据公证取证的相关网页观光记录显示,www.chinahomen.com网站的首要网页突出标注有“HOME”“红门”字样,在相关产物图片下方产物名称描述分别有“红门智能新款票箱”“红门智能泊车场票箱”“红门泊车场系统票箱”“红门烨阳欧盟商标是一表三类吗泊车场纸票箱”“红门智能道闸”“红门自动道闸”“红门烨阳道闸”“红门烨阳车位探测器”等字样,宣传的产物规模包括票箱、岗位、道闸等,其产物外观上显著标识有“HOMEM’字样(岗位图片模糊无法看清),产物服务地域则包括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西等地;该贸易销售网站经工商网监盘问,显示该网店名称为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日期为2016年7月8日;网页中“公司先容”内容载明:“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系泊车场知名品牌公司上海红门公司湖北地域本地化结构的重要成员,总公司创始于1999年,现有产物涵盖智能泊车场管理系统、车位指导系统、人行通道管理系统、门禁管理系统、电梯控制系统等多项系统产物,为客户提供包括车牌辨认系统、1C刷卡泊车场系统、蓝牙泊车场系统、ETC泊车场系统等高明泊车场解决方案”。“品牌先容”内容说明:“HOME”源于工厂名称“红门”的英文翻译,“HOME红门”是红门烨阳公司旗下的泊车场管理系统的高端品牌等。红门公司为上述公证取证事项支付了公证费、打印费2100元。一审审理过程中,经组织两边当事人对被控网站内容进行上网勘验,能够确认被控网站处于无法打开状态,个中的产物图片亦无法零丁打开进行标识文句内容的辨识。红门烨阳公司说明其销售的智能泊车场系统是组合了包括智能卡、软件、道闸门在内的产物而形成。对此,红门公司在一审庭审中明确表示不再指控涉案网站域名侵权。另外,红门烨阳公司亦当庭说明其采用“红门烨阳”文句作为字号的缘由是,红门烨阳公司两股东为承接上海红门公司在湖北省的市场开拓和产物经销,应上海红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吴捷邀请而在湖北省武汉市设立,红门烨阳公司的公司字号亦是分别取吴捷旗下两家公司——上海红门公司和上海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字号中的“红门”和“烨阳”组合而成。另查明:1.红门机电公司(系红门公司首要股东之一)成立于1997年,运作规模与红门公司相同,在投资成立红门公司之后,与红门公司合营利用该公司的研发、生产、营业资源以及商标和字号等贸易标识。红门公司曾通过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红门机电运作部独立体运作户在武汉地区经销其产物,该运作部成立于2002年7月30日,运作者为余家红,运作规模为电动伸缩门、泊车场管理系统销售,目前登记状态为除去、未注销。2.上海红门公司成立于2006年7月18日,运作规模包括生产智能卡应用产物、电动档机器等,其股东为上海红门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李韧,法定代表人为吴捷。2009年12月21日经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上海红门公司获得第5516457号“HOME”图形商标注册证,核定利用商品类别为第9类计费启动的泊车场大门、泊车计时器。上海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8月30日,运作规模包括电动平移伸缩遒闸、机电设备安装及维修等,股东为李韧、吴捷,法定代表人为吴捷。3.2015年10月14日经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红门烨阳公司获得第14385300号“HOME红门烨阳”图文商标注册证书,核定利用商品/服务项目为第9类:电子公告牌、遥控装置。一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认为,1.关于红门烨阳公司网站销售宣传中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是否侵害红门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红门公司是第8054772号“红门”文句商标的注册人,核定利用商品类别为第9类,包括计算机软件(已录制)、智能卡、电子公告牌、自动汽车道闸、防撞反光护角、电动伸缩门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13年9月14日-2023年9月13日,在该注册有效期内依法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并应遭到条文保护。根据红门公司提交的公证书中记载,网页内容显示,红门烨阳公司在其运作的网站首页上方“红门泊车场系统领导品牌”等文句中突出利用了“红门”标识,在智能道闸、自动道闸、智能泊车场等部分产物图简介下方产物名称开头利用有“红门”标识,能够使相关民众对产物来源有所指导,属于贸易标识利用行为。因智能泊车场系统组合了智能卡、软件、道闸门等产物,与红门公司商标利用类别相同,而票箱、岗位与道闸日常是组合利用,首要效率是对进出道闸的车辆、职员进行控制管理,其销售渠道、方式和消费对象基本相同,二者属类似商品。被控宣传网页上方以及道闸、票箱等部分商品名称前所利用“红门”标识的读音、排列组合,亦与红门公司的第8054772号“红门”文句商标均相同,该利用结果足以使相关民众对服务及产物来源迸发混淆,或误认为红门烨阳公司与红门公司存在特定联系。红门烨阳公司在其网站进行产物推介宣传中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形成对红门公司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侵害,应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责任。红门烨阳公司辩称其利用“红门”标识宣传或作为产物品牌系得到其产物提供者上海红门公司的授权,但并未提交相应的书面授权予以证明,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上海红门公司利用“红门”二字的正当性(包括许可利用或者注册得到),故其利用“红门”标识进行宣传并不具有正当授权。虽然红门烨阳公司字号中也含有“红门”文句,但该字号整体为“红门烨阳”,去掉“烨阳”二字的简化利用并不能明确该产物仅来源于红门烨阳公司,而非其他红门公司提供,其简化利用方式并不能排除混淆的可能,故红门烨阳公司关于正当利用的辩称理由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因岗位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的商品类别属类似商品,现有条文对红门烨阳公司在该产物上的利用行为足以规制,并不需要以商标驰名进行跨类保护,故对于红门公司请求法院认定涉案商标为驰名商标并进行跨类保护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2.关于红门烨阳公司的工厂名称中含有“红门”文句的行为是否形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工厂名称中的字号作为工厂名称予以保护,该当具备在先登记工厂的字号具有相应市场知名度以及为相关民众所知悉的条件条件,同时,在后登记工厂名称的利用存在市场混淆结果,对此红门公司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关于红门公司字号的在先市场知名度,首先,字号作为区分不同市场主体的贸易性标识,通过运作利用能够让消费者辨认商品的来源,其辨认结果应具有独一性。从现有证据来看,红门公司成立于2007年,系由余家红、红门机电公司等投资设立,运作规模与成立于1997年的红门机电公司相同,虽然两公司在研发、生产、营业资源以及商标和字号等贸易标识及商誉上具有一定的联系关系相干,但各自运作所形成的市场知名度仍应由其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地域、销售额、销售对象、宣传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规模等要素认定,其投资设立的结果并不能招致字号的无形财产利益发生转移。故本案中红门公司字号的知名度该当由其自力运作形成的市场结果来决定。其次,工厂名称权系指工厂名称登记注册后在规定的规模内孚有的专用权,其权益的迸发日期该当以工厂名称登记注册日为准,故本案红门公司主张工厂名称权遭到保护的起始日期应为其成立之日即2007年7月4日。第三,红门公司工厂名称在湖北地区知名度的强弱是决定其要求红门烨阳公司注意避让程度高低的重要依据,只有在红门公司具有较高知名度情况下,红门烨阳公司才具有在工厂名称注册时的平允避让义务。根据红门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显示,红门公司所持有的“红门”品牌自2008年起连续被评为深圳知名品牌,2010年起被评为广东省名牌产物,能够说明红门公司颠末持续运作,在广东省同行业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但其2012年8月18日入选为“全国伸缩门、推拉门十强工厂”,以及昔时在中间电视台发布广告宣传“红门”商标及品牌的现实,并不能够推定红门公司在2011年6月8日红门烨阳公司成立之前在湖北地区的工厂知名程度。至于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钢木门窗委员会出具证明中的排名结论,亦与中联管帐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深圳分出具的审计请示中的统计结果部分存在差异,红门公司在湖北地区的销售数据亦缺乏其他行业数据进行比较,并不能有效确认红门公司在湖北地区的市场知名程度。故红门公司关于其在湖北地区享有较高知名度的现实依据并不充足。关于市场混淆结果,第一,从红门公司、红门烨阳公司的工厂名称来看,红门烨阳公司利用的字号为“红门烨阳”,红门公司利用的字号是“红门”,两者文句存在显著差别。第二,红门烨阳公司在其网站的公司先容中也说明红门烨阳公司系泊车场知名品牌公司上海红门公司湖北地域本地化结构的重要成员之一,公司宣传内容并未让客户误认其系红门公司投资成立的公司或两者之间具有某种联系关系。第三,上海红门公司成立于2006年,其运作规模与红门公司有重合之处,且与红门公司签订有经销协定,赋予上海红门公司在约定地域内独家经销除智能系统产物外的红门品牌系列产物权益,并能够根据市场需要发展下级销售商,而红门烨阳公司亦是上海红门公司在湖北地区的经销商,这也说明红门公司生产的“红门”品牌产物在实际运作中亦可由非其投资设立的“红门”字号工厂运作或下级经销商代理销售,相关部分市场中工厂平允共存状况一直存续,属于汗青缘由造成工厂运作的客观近况。故红门烨阳公司注册的工厂名称中利用“红门烨阳”作为字号并用于运作,并未造成实际运作主体混淆的结果。是以,在红门公司“红门”字号具有湖北地区相应市场知名度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红门烨阳公司字号中虽含有“红门”二字,但在实际运作中并未造成运作主体混淆的客观结果,不形成前述条文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故对于红门公司主张红门烨阳公司侵害其工厂名称权的诉讼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3.关于红门公司请求判令红门烨阳公司承担经济损失和平允费用的诉请是否该当支持的问题。在本案中,红门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因被侵权所受的损失,或者红门烨阳公司因侵权所获的利益,故一审法院以酌定方式确定经济损失。关于赔偿数额,一方面应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程度、商标侵权的歹意程度,另一方面,也需要考虑红门烨阳公司在其网站宣传代理销售泊车场系统等产物的运作时间,侵权赢利也非通盘来源于涉案商标的知名度,以及审计请示所显示红门公司的销售额及市场份额并未减少等客观状况,综合考量上述要素,一审法院酌定赔偿数额为5万元。关于红门公司主张的公证费,系为本案取证工作所支出,属于因本案侵权行为而迸发的平允费用,该当予以保护;至于红门公司所主张的差旅费、状师费,虽缺乏相应票据予以证明,但红门公司委派状师屡次参加诉讼活动而存在实际支出的客观状况该当予以考虑,故一审法院酌定红门烨阳公司该当支付红门公司的平允费用数额为1万元。综上,红门公司享有第8054772号“红门”文句注册商标专用权,红门烨阳公司在其网站宣传销售过程中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形成侵权,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红门烨阳公司字号中虽然蕴含有“红门”文句,然则不形成对红门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一审裁判结果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十三条第三款,《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条文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第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条文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讯断:一、红门烨阳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红门公司第8054772号“红门”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行为,不得在其网站宣传中零丁或者突出利用“红门”标识;二、红门烨阳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赔偿红门公司的经济损失5万元;三、红门烨阳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支付红门公司因维权支出的平允费用1万元;四、驳回红门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红门烨阳公司如果未按讯断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该当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更加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权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4700元,由红门公司负担4410元,红门烨阳公司负担10290元。举证质证本院二审期间,两边当事人环绕上诉请求及辩论意见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两边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上诉人红门公司向本院提交两组证据。第一组证据: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7)津02民初298号民事讯断和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3民初91号民事讯断,拟证明有讯断确认了红门机电公司与红门公司之间贸易标识接续利用的现实,认定了红门机电公司利用“红门”商标及字号所形成的商誉延及给红门公司,“红门”商标及字号在全国规模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第二组证据:最高人民法院(2013)知行字第37号行政裁定和(2014)行提字第7号行政讯断,拟证明最高人民法院在多个案件中认定商誉能够延续。结合本案,红门公司与红门机电公司是联系关系公司,红门机电公司的字号及商誉能够延及给红门公司。被上诉人红门烨阳公司质证认为,对上述两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其正当性与联系关系性。这些讯断都是其他法院作出的讯断,所涉案件确当事人、具体侵权情况均与本案不同,不具有参考性。被上诉人红门烨阳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十组证据。第一组证据包括证据1-4和证据37:证据1,上海红门公司授予红门烨阳公司在湖北地区全权总代表的授权书(扫描件);证据2,在郑州国外会展中心举办的展销会上上海红门公司全国代理商的合影(照片)两张;证据3,2011年4月郑州展销会的参展职员名单及相关会议报道(打印件);证据4,红门烨阳公司与武汉市金喜达投资有限公司签订的销售协定(原件);证据37,红门烨阳公司的前台实景(照片)。该组证据拟证明红门烨阳公司是上海红门公司在湖北地区的全权总代理,被控网站系正当利用上海红门公司注册商标,正当销售上海红门公司产物。第二组证据包2014无锡市知名商标括证据5-11:证据5,上海红门公司的会员证书、认证证书、开户许可证、软件产物登记证书、核准证书、生产登记批准书等证照(扫描件);证据6,上海红门公司的产物图片(电子版);证据7,上海红门公司的实景照片(电子版);证据8,上海红门公司的产物宣传画册(电子版);证据9,上海红门公司2006年-2010年总结会照片(电子版);证据10,上海红门公司的全国销售案例照片(电子版);证据11,上海红门公司参加郑州和杭州展会照片(电子版)。该组证据拟证明被控网站的素材来源于上海红门公司,上海红门公司现实上授权被上诉人利用上海红门的商标及字号。第三组证据包括证据12-16:证据12,泊车场管理系统上海市工厂标准(扫描件);证据13,上海红门公司的安全技术防范产物生产登记批准书(扫描件);证据14,上海红门公司的进出口控制系统和泊车场管理系统的检验请示(扫描件);证据15,上海红门公司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扫描件);证据16,上海红门公司的产物展厅(照片)。该组证据拟证明上海红门公司比红门公司早三年研发泊车场系统,是泊车场系统工厂标准的起草发布单元和行业领头工厂。第四组证据包括:证据17,上海红门公司截止到2011年的部分工程案例客户名录(未加盖公章),拟证明上海红门公司在泊车场系统行业具有较高市场占有率。第五组证据包括证据18-23:证据18,上海红门公司的前台(照片);证据19,上海红门公司的工厂旗帜(照片);证据20,上海红门公司发给代理商的印有红门标识的无纺布袋(实物);证据21,上海红门公司发给代理商的印有红门标识的手提包(实物);证据22,上海红门公司的产物包装外盒(照片);证据23,上海红门公司的产物(照片)。该组证据拟证明“红门”是上海红门公司字号的简称,被控网站利用的英文商标及红门标识均来源于上海红门公司,没有侵害红门公司的商标权。第六组证据包括证据24-25,证据24,上海红门公司的V3.0型号红门泊车场智能管理软件的测试请示(扫描件);证据25,上海红门公司的V4.0型号红门泊车场管理系统的著述权登记证(扫描件)。该组证据拟证明被控网站利用“红门泊车场系统票箱”“红门智能道闸”的“红门”二字是产物名称的一部分,而非利用涉案注册商标。第七组证据包括:证据26,上海红门公司的宣传画册(电子版),拟证明上海红门公司在宣传画册中以“红门智能”“红门”作为工厂简称,红门烨阳公司作为其代理商,也能够利用“红门”作为工厂简称。第八组证据包括证据32-33:证据32,红门烨阳公司得到的第14385300号商标注册证(原件);证据33,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2017)商标异字第0000035043号《第16818210号“红门烨阳”商标准予注册的决定》(原件)。该组证据拟证明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为,“红门烨阳”商标与涉案“红门”商标的文句形成、呼叫区别明显,未形成利用于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红门烨阳”商标的注册利用日常不会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该局还认为,红门公司主张红门烨阳公司申请注册“红门烨阳”商标侵犯其驰名商标权益、侵犯其店铺权证据不足。据此能够认定红门烨阳公司未侵犯红门公司“红门”注册商标专用权。第九组证据包括:证据34,红门烨阳公司的财政报表(原件),拟证明红门烨阳公司没有盈利。第十组证据包括证据35-36:证据35,红门烨阳公司与九州通医药集团物流有限公司签订的泊车位划线工程协定(原件),红门烨阳公司与荆州恒隆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签订的采购协定(复印件)和划线施工费发票(原件);证据36,红门公司的网页截屏。该组证据拟证明红门烨阳公司与红门公司的主营营业存在巨大差异,不形成不正当竞争。上诉人红门公司质证认为,对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予认可,上诉人依法享有在先权益,该组证据不能抗辩上诉人的主张。对第二组证据的真实性、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予认可,被上诉人未提交证据原件。对第三组证据的正当性与联系关系性不予认可,该组证据均为扫描件和照片,真实性无法核实。红门机电公司比上海红门公司早成立10年。对第四组证据的真实性、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认可。对第五组证据的真实性、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予认可,证据18-19的拍摄时间和地点均无法核实,证据20无纺布袋上的宣传语是红门机电公司自1997年利用的宣传语,该组证据不能作为被上诉人正当利用涉案注册商标的抗辩理由。对第六组证据的真实性、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予认可。上海红门公司未颠末红门公司同意利用“红门”标识,该组证据不能作为红门烨阳公司正当利用涉案注册商标的理由。对第七组证据的真实性无法核实,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予认可,两本画册中一本的形成时间是2011年5月,另一本时间不明,该组证据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第八组证据中的证据32系一审提交的证据,不属于本案二审新证据,不予质证。对质据33的真实性、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予认可,该决定书不能达到被上诉人的证明目的,与本案无关。对第九组证据的真实性、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予认可,该财政报表系红门烨阳公司自行编制,恰巧能够证明红门烨阳公司开展了运作行为。第十组证据中证据35两份协定的真实性无法核实,发票没有加盖公章,对其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予认可,不能证明红门烨阳公司的产物与红门公司存在差异。对质据36的真实性、正当性和联系关系性均不予认可。本院审查认为,对于上诉人红门公司提交的两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然则其他案件确当事人及具体案情均与本案不同,故上述证据与本案不具有联系关系性,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被上诉人红门烨阳公司提交的第一组证据,证据1系扫描件,与一审其提交的证据4相同,均无原件与之核对,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证据2、证据4和证据37,’照片中职员的姓名及身份无法确认,不能证明上海红门公司与红门烨阳公司存在代理相干;证据3系打印件,没有加盖上海红门公司的公章,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综上,本院对第一组证据不予采信。第二组证据和第三组证据,均是扫描件和照片的电子版,不能证明红门烨阳公司利用涉案注册商标及字号获得了红门公司的授权,本院不予采信。第四组证据的内容既没有显示客户名录的来源,也没有加盖上海红门公司的公章,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本院不予采信。第五组证据系照片和实物,由于上海红门公司不是“红门”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人,该组证据不能达到红门烨阳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第六组证据均系扫描件,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且上海红门公司不是“红门”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人,不能达到红门烨阳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釆信。第七组证据,红门烨阳公司没有提交授权书的原件,宣传画册不能证明红门烨阳公司是上海红门公司的代理商,本院不予采信。第八组证据,证据32即红门烨阳公司得到的第14385300号商标注册证,一审法院已查明此现实,本院不再重复认定。证据33即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2017)商标异字第0000035043号决定,对其真实性、正当性予以确认,但能否达到红门烨阳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综合评判。第九组证据系红门烨阳公司自行编制,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第十组证据中证据35红门烨阳公司与荆州恒隆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签订的采购协定,因无原件,其真实性无法核实,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于红门烨阳公司与九州通医药集团物流有限公司签订的泊车位划线工程协定,红门烨阳公司提交了协定原件,被上诉人虽对协定真实性提出贰言,但未提交相反证据证明,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该协定内容不能反映红门烨阳公司与上诉人红门公司的运作规模存在巨大差异,该证据本院不予釆信;证据36系被上诉人自行打印的网页截屏,上诉人红门公司对其真实性不认可,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二审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红门公司获得第7963229号“MongMen”注册商标专用权中的商标拼写错误,本院依法纠正为“HongMen”。一审法院查明红门烨阳公司获得第14385300号“HOME红门烨阳”图文注册商标专用权中的图文组合错误,本院依法纠正。另查明,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2017年8月3日作出(2017)商标异字第0000035043号决定:第16818210号“红门烨阳”商标准予注册。一审法院查明的此外现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本院认为根据当事人的上诉请求、理由及辩论意见,综合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红门烨阳公司在其网站销售宣传中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是否形成商标侵权?2.红门烨阳公司在其工厂名称中利用“红门”文句的行为是否形成不正当竞争?3.如果侵权成立,民事责任如何承担?针对上述焦点问题,本院评判如下:(一)关于红门烨阳公司在其网站销售宣传中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是否形成商标侵权的问题《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本法所称商标的利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生意业务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贸易活动中,用于辨认商品来源的行为。”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统一种商品上利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统一种商品上利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利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招致混淆的。”本案中,首先,红门公司于2013年9月14日依法得到涉案第8054772号“红门”注册商标的专用权,核定利用的商品为第9类商品,即计算机软件(已录制)、智能卡(集成电路卡)、电子公告牌、旌旗灯号遥控电子启动设备、电动伸缩门、自动汽车道闸等。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目前处于有效期内,依法应受条文保护。其次,根据(2016)深前证字第024902号公证奉告载,被控网站首页在销售宣传中利用了个中“红门”字体明显大于旁边文句,属于突出利用。而且根据社会民众的日常认知习惯,“红门”与“ 相比,中文标识比英文标识更明白昭彰,“红门”标识起到了首要的区分和辨认商品来源的作用。同时,被控网站产物展示页面在智能道闸、智能泊车场票箱、智能泊车场等部分产物图简介下方产物名称开头也都利用了“红门”标识。最后,红门烨阳公司将“红门”标识利用于智能道闸属于在统一种商品上利用与红门公司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将“红门”标识利用于智能泊车场及智能泊车场票箱属于在类似商品上利用与红门公司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红门烨阳公司的上述行为容易招致相关民众对其产物来源迸发混淆或者误认为红门烨阳公司与红门公司存在特定联系,在没有证据证明红门烨阳公司获得了商标权人红门公司授权的情况下,其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属于侵犯红门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关于红门烨阳公司辩称其利用“红门”标识得到了上海红门公司的授权,该标识是上海红门公司简称的理由。本院认为,红门烨阳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颠末了商标专用权人红门公司的许可,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上海红门公司利用“红门”的正当性。在上海红门公司并非第8054772号“红门”注册商标专用权人的情况下,上海红门公司是否授权红门烨阳公司利用“红门”商标,以及上海红门公司是否简称“红门”均不能成为红门烨阳公司利用“红门”商标的正当理由,不能否认红门烨阳公司侵犯红门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现实,故红门烨阳公司的该项辩论理由缺乏现实和条文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红门烨阳公司辩称被控网站创办时间为2011年,早于红门公司2013年获得“红门”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时间,且该注册商标不是驰名商标,红门公司无权禁止别人利用“红门”标识的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颠末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条文现实和文书,人民法院该当作为认定现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本案中,第一,红门公司提交的(2016)深前证字第024902号公证奉告载,通过工商网监盘问:“红门烨阳公司成立日期为2011年6月8日,被控网站的申请时间是2016年7月8日”,而非红门烨阳公司自称的被控网站创办于2011年。在没有相反证据推翻公证奉告载现实的情况下,公证奉告载的现实能够作为本案认定现实的根据,故“红门”注册商标的授予时间早于被控网站的申请时间。红门烨阳公司称其网站先于“红门”商标核准注册时间利用“红门”标识的理由不能成立。第二,被控侵权行为发生于2016年9月20日,系“红门”注册商标专用权授予之后,红门公司作为“红门”注册商标所有权人,有权对被控侵权行为提起诉讼。红门烨阳公司在智能道闸、智能泊车场、智能泊车场票箱等与“红门”注册商标核定利用商品类别相同或类似商品上利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红门”标识,对此情形是否形成侵权,《商标法》已有明确规定,并不需要以驰名商标为条件进行跨类保护。故红门烨阳公司的该项辩论理由也没有现实和条文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对第16818210号“红门烨阳”商标准予注册能否成为红门烨阳公司利用“红门”标识不形成侵权的理由。本院认为,“红门烨阳”商标注册在“红门”商标之后,商标专用权人该当规范利用“红门烨阳”商标,红门烨阳公司的被控侵权行为是其在网站销售宣传中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上述“红门烨阳”商标是否被核准注册与判断红门烨阳公司是否形成侵权无关,故红门烨阳公司以“红门烨阳”商标被核准注册为由主张不形成侵权,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二)关于红门烨阳公司在其工厂名称中利用“红门”文句的行为是否形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运作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生意业务,损害竞争敌手:(三)私行利用别人的工厂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别人的商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条文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规定:“工厂登记主管部门依法登记注册的工厂名称,以及在中国境内进行贸易利用的外国(地区)工厂名称,该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工厂名称’。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民众所知悉的工厂名称中的字号,能够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工厂名称’。”本院认为,本案中,红门烨阳公司在其工厂名称中利用“红门”文句,属于私行利用红门公司工厂名称的行为。红门烨阳公司的上述行为,主观上有搭便车的故意,客观上会造成相关民众对两个主体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关系相干的遥想或误认,从而造成市场混淆,该行为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的情形,形成不正当竞争。一审法院认定红门烨阳公司不形成不正当竞争有误,本院予以纠正。具体理由如下:1.“红门”字号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 首先,红门机电公司利用“红门”字号所迸发的商誉可由红门公司承继。市场主体在运作过程中积累的商誉,能够一定方式在不同的商誉载体上进行转移、延续,商誉的载体包括市场主体的字号、商标等能够区分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标识。本案中,红门公司于2007年由红门机电公司和其他股东合营投资成立。红门公司成立后,虽然与红门机电公司各自以自己的名义自力运作,但两者运作相同的产物,而且合营利用红门机电公司的研发、生产、营业资源以及商标和字号等贸易标识。是以,本院认为,红门公司作为与红门机电公司运作规模相同、利用相同字号而且高度联系关系的公司,对于其成立之前“红门”字号在运作过程中曾经积累的商誉能够承继。其次,“红门”字号颠末红门机电公司及红门公司长期运作利用,曾经具有较高市场知名度,为相关民众所知悉,属于受《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工厂名称。红门机电公司成立于1997年,颠末其长期运作并对产物投入多量广告宣传,红门机电公司产物市场占有率及知名度不断提高。个中,广告投入方面,2003年-2010年红门机电公司广告宣传费累计达5599336.81元;销售收入方面,2007年红门机电公司主营收入为189246499.78元(电动伸缩门销售收入150136323.92元),2008年为68250063.18元(电动伸缩门销售收入50167241.74元),2009年为5728434840元(电动伸缩门销售收入40516244.13元)。红门公司成立后,通过继续运作“红门”产物及持续的广告投入,“红门”品牌、“红门”字号知名度及其贸易价值进一步得到提升,并获得多量荣誉。红门公司从2008年起连续被评为深圳知名品牌,2010年起被评为广东省名牌产物,并于2011年5月获得了首届“中国门业十大品牌自动门类金奖”。且从2007年起,红门公司生产销售的“红门”牌电动伸缩门、“红门”牌道闸产物的销售额、销售量和市场占有率在全囯同行业中连年位居第一名,“红门”牌智能泊车场管理系统销量位居全国前五名。广告宣传方面,2007年一2012年红门公司累计投入费用达8311237.87元;销售收入方面,2007年-2015年(八年期间)红门公司产物销售总收入为19亿多元,年平均营业收入为2亿多元。最后,在红门烨阳公司成立之前,红门机电公司在湖北地区也具有了一定知名度。早在2002年,红门机电公司即通过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红门机电运作部在湖北省武汉市地区销售其产物,之后在湖北地区继续销售伸缩门、智能产物等。2007年-2010年红门公司在湖北地区的销售额分别为:1209718.81元、6921008.47元、10901587.43元、17170417.34元,充分表明在红门烨阳公司2011年6月成立之前,红门公司已在湖北地区具有一定市场占有率及知名度。2.红门烨阳公司在工厂名称任意词商标中利用“红门”文句的行为容易招致市场混淆结果第一,红门烨阳公司的主营产物与红门公司高度重合。红门公司的运作规模为智能泊车场管理系统、门禁及交通管理系统、安防监控系统、机电一体化产物、电动伸缩门等,其主营产物为电动伸缩门、平移门、道闸、岗位、智能系统。红门烨阳公司的运作规模为智能化工程设计、施工及相关技术指导、智能卡、机电产物、交通设施的销售,被控网站的销售宣传中显示其主营营业为泊车场系统。第二,红门烨阳公司的字号“红门烨阳”与“红门”相比,虽然单从文句字数上看,两者存在一定差别,然则从贸易标识的利用来看,“红门”字号的知名度、显著性及其产物的市场占有率均明显高于“红门烨阳”。在红门烨阳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红门烨阳”字号知名度以及“烨阳”文句显著性的情形下,红门烨阳公司在字号中利用“红门”文句的行为,明显具有搭“红门”便车、攀附红门公司商誉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容易使其他运作者或者消费者误认为红门烨阳公司的产物系红门公司生产,或者误认为红门烨阳公司与红门公司存在许可利用、联系关系工厂相干等特定联系,造成相关消费者混淆误认。综上,红门烨阳公司在其工厂名称中利用“红门”文句的行为形成不正当竞争。红门烨阳公司辩称其利用“红门”文句源于上海红门公司,然则红门烨阳公司提交的上海红门公司授权书,均是复印件和扫描件,不能确认授权书的真实性,不能证明其与上海红门公司之间存在销售代理相干,而且上海红门公司是否具有许可别人利用“红门”字号的权益,红门烨阳公司也未提交证据证明,故红门烨阳公司的该项理由不能成立。(三)关于本案民事责任如何承担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项规定,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首要有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以上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能够零丁适用,也能够合并利用。如前所述,红门烨阳公司在其网站销售宣传中利用“红门”标识的行为侵犯了红门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红门烨阳公司在其工厂名称中利用“红门”文句的行为形成不正当竞争,该当停止侵犯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红门公司的经济损失。《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三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益人因被侵权所遭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能够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益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利用费的倍数平允确定。对歹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能够在按照上述法子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该当包括权益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平允开支。权益人因被侵权所遭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利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讯断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红门公司因被侵权所遭到的实际损失和红门烨阳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均难以确定,本院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红门公司为涉案注册商标投入的广告费用、红门烨阳公司实验商标侵权行为的方式、红门烨阳公司的主观过错程度等要素,酌定红门烨阳公司因商标侵权行为赔偿红门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运作者违背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运作者造成损害的,该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运作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该当承担被侵害的运作者因考察该运作者侵犯其正当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平允费用。”本院综合考虑红门烨阳公司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相关情节、主观过错及红门公司工厂名称中字号的知名度和贸易价值等要素,酌定红门烨阳公司因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红门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关于红门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平允开支,红门公司主张的公证费、审计费、检索请示服务费等,有相关证据证明,应予支持。红门公司主张的差旅费、状师费,虽未提交相关票据,但客观上确已实际发生。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上述要素,酌定红门公司的平允开支数额为1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裁判结果综上所述,红门公司的上诉请求及理由部分红立。一审讯断认定现实及适用条文有误、实体处置惩罚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第二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条文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讯断如下:一、维持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1民初1199号民事讯断第一项和第三项;二、撤销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1民初1199号民事讯断第二项和第四项;三、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于本讯断生效之日起三旬日内变更工厂名称,变更后的工厂名称不得含有“红门”字样;四、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于本讯断生效之日起旬日内赔偿红门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经济损失20万元;五、驳回红门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讯断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该当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更加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权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4700元,由红门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2940元,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负担11760。二审案件受理费14700元,由红门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2940元,武汉红门烨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负担117占0。本讯断为终审讯断。审判长  文利红审判员  童海超审判员  叶    宇二〇一八年蒲月二十九日奉告员  刘    颖更多商标条文征询,请拨打邵彦萍状师电话:13601303564  声明:本图文仅供交流进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用于贸易用途,若有贰言,请联系告知。❈  邵彦萍状师  执业领域:商标、知识产权、长年条文顾问  手  机:13601303564❈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商标转让价格 商标转让 专利转让 买商标 商标授权 中国商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