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病院名称商标侵权案经典案例!广州复大病院维权胜利

中国商标转让网 · 0℃

导读:有业内子士指出,这次广州复大病院的胜利维权,有良好的示范效应,为行业维权注入一剂强心针。作者:林泓来源:南边网点击上方蓝字存眷“看医界”,每天都有料!近日,吉林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讯断,认定上海复大病院损害广州复大病院就“复大病院”的在先商标和在先店铺权益,上海复大病院相掀开诉理由缺乏现实及条文依据,不予支持。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原讯断,上海复大病院诉争商标被予以无效宣告。这起历时两年的商标侵权案就此尘埃落定,广州复大病院维权胜利!近年来知名病院被侵权事件时有发生,也使得医药健康领域的知识产权保障及维权越发引人存眷。有业内子士指出,这次广州复大病院的胜利维权,有良好的示范效应,为行业维权注入一剂强心针。一裁:广州复大胜!上海复大病院于2012年9月13日向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第11490285号“复大病院及图”商标(简称诉争商标,详见附图)核定利用在第44类“医疗诊所服务;病院;保健;牙科;医疗照顾护士五光十色;医药资讯;整形外科;心理专家;治疗服务;保健站”商品上,专用期限自2014年6月14日至2024年6月13日。2016年5月10日,广州复大病院针对诉争商标向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东莞冠力商标印刷有限公司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广州复大病院理由是,广州复大病院是直属于广东省卫生厅的三级肿瘤病院、国度临床重点专科(肿瘤)建设单元以及暨南大学硕士生导师单元。“复大”是广州复大病院在先于“病院、医疗诊所服务”上利用至今的,在我国卫生医疗系统享有高知名度的病院名称及商标,相关民众已将“复大病院”与广州复大病院建立了固定的联系。诉争商标侵犯了广州复大病院在先的病院字号和病院名称权益,形成对广州复大病院在先利用的商标的歹意抢注。且上海复大病院已因利用非卫生技术职员从事医疗工作等违法行为屡次遭到处罚,如若核准诉争商标的注册和利用必然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七条第一款、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三十二条的规定,请求对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广州复大病院还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相关证据:1.2007年海珠区卫生局批准设立“复大病院”的批准文件;2.部分留存的合并前的医疗机构许可证;3.三院合并的广东省卫生厅批准文件及各分院的医疗机构许可证、营业执照;4.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网发布的广州复大病院的信息;5.广州复大病院所获荣誉材料;6.广州复大病院及其“复大病院”商标的媒体报道;7.上海复大病院工商登记信息;8.上海市卫生和计划委员会网站《上海市门诊部以上民营机构公示》发布的关于上海复大病院的处罚信息;9.上海复大病院网站发布的文章。上海复大病院辩论的首要理由:上海复大病院将其字号“复大”作为商标不具有任何歹意,且广州复大病院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利用的“复大”字号已具有一定影响力。广州复大病院所提争议理由均缺乏现实依据,请求维持诉争商标注册。2017年5月11日,国度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7]第55298号《关于第11490285号“复大病院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简称被诉裁定),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规定的情形,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情形,广州复大病院无效宣告理由部分红立。商标评审委员会凭据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第四十六条的规定,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一审:广州复大胜!上海复大病院不服上述裁定,在法活期限内向吉林知识产权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吉林知识产权法院依法审理此案。广州复大病院补充提交了证据:1.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宣传册及《复大病院》光盘(2010年);3.论文汇编(2001-2009)(节选部分);4.广东省卫生系统先进楷模系列丛书逐个使命(2010年)(节选部分);5.2011年《大医精诚》光盘;6.《大爱铸梦徐克成逐个新闻报道及有关成果荟萃》;7.上海复大医疗集团网站公司简介及秒聘网雇用广告;8.相关工厂诺言信息公示请示。吉林知识产权法院于2017年作出行政裁决,认为:诉争商标的注册利用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规定的情形。吉林知识产权法院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讯断:驳回上海复大病院的诉讼请求。终审:广州复大胜!上海复大病院不服吉林知识产权法院讯断,向吉林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讯断及被诉裁定,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吉林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经向上诉人上海复大病院的委托代理人,原审第三人广州复大医疗有限公司复大肿瘤病院(简称广州复大病院)委托代理人询问,后审理终局。吉林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别人现有的在先权益,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别人曾经利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在先店铺权益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正当民事权益,故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规定“在先权益”的范畴。本案中,根据广州复大病院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复大病院”系广州复大病院设立时的初始名称,也是个中文工厂名称“广州复大肿瘤病院”的显着辨认部分。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广州复大病院在台州商标转让中国大陆地区从事运作活动时,一直将“复大病院”作为店铺及商标对外宣传、利用在“病院、诊所、医疗服务”领域并已具有一定知名度,而且考虑到病院、诊所等服务中相关民众利用商标的习惯,日常该类服务中运作者对自身店铺与商标的利用具有统一性。同时,上海复大病院与广州复大病院均属统一行业,故上海复大病院对广州复大病院理应有所知晓,其申请注册的诉争商标与广州复大病院在先利用的“复大病院”商标及店铺通盘相同,难谓巧合,其主观上难言善意。是以,综合在案证据,诉争商标的注册利用易使相关民众对“病院”等服务来源迸发混淆误认,进而损害广州复大病院就“复大病院”的在先商标和在先店铺权益,故原审讯断及被诉裁定关于诉争商标形成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规定情形的认定并无不当,吉林市高级人民法院予以确认。上海复大病院相掀开诉理由缺乏现实及条文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吉林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讯断认定现实清楚,适用条文正确,程序正当,应予维持。上海复大病院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讯断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均由上海复大病院负担。(原成效:历经两年商标侵权案 广州复大病院维权胜利)【诚服务商标名词解释邀】长按下方图片辨认二维码,存眷“看医界” 。投稿邮箱vistamed@126.com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商标转让价格 专利转让